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人妻小说

幸福的性无能

我早已忘记是什麽时候开始有热爱与别人分享妻子的心态,这个美丽的女人一向是我人生的骄傲,亦因为如此,令我渐渐有一种想向别人炫耀的想法。
在现实生活中,我也许不是一个很特出的男人,但我却有一个叫任何男士都为之动容的大美人作我的妻子。
我的太太、雯雯。
在结婚前,即是当我还没有分享妻子这种心理前,我是十分吝啬女友身体,我认为她既然是属于我的,就当然只有我能享受她的一切。
我在22岁的时候认识雯雯,当时她刚刚19。记得在认识三个月左右,我的一位中学好友生日,而当时已成为我女友的雯雯也有一起去玩,现在我仍旧难以忘记,当我们进场时所有男的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雯雯的一幕,谁也不会想到在中学时并不起眼的我居然会泡上了一位这样漂亮的女友,而作为男人的自豪,我在这时亦是首次深深体会得到。
当日大家都玩得很开心的,而有几位平时不大熟稔的同学亦藉故上来跟我叙旧,我当然知道他们的真正用心其实只是想多瞧我那美丽的女友两眼。
其中一个跟我过往玩得特别好的朋友阿国在趁我上厕所时跟了上来,在我耳边赞道:「阿佳你这小子其貌不扬,居然也泡到一个这样漂亮姑娘,真有你的,今天所有的风头都给你抢去了。」
我心里听得大乐,但表面也装作不以为意地说:「也没什麽呀!人并不是单看外表的。」
阿国扬起嘴角,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刚刚看到,嫂子的『内涵』看上去也很不错嘛!」
从他下流的表情,我当然明白所谓的「内涵」是指什麽,想到心爱的女友竟然被这好色的家伙视奸了一番,心中有点不快,没想到这个口不择言的小子还没停下来,继续问我:「那你上了雯雯没有?」
「我……」面对这难题,我一时答不上来。当时我和雯雯认识只有三个月,以我的龟毛性格,当然不敢有什麽非份之想,但作为男人的尊严,又实在不想在旧同学面前失威,故只有说个谎话:「当然上了!」阿国听了,更是兴奋,追问我说:「那好不好上?是不是处女?」我有点生气的怒道:「不要问我这种私人问题好不好?雯雯是我女友,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知道了,不要生气。难得碰上这种大美人,才不自觉地放肆了点。出去玩吧,我们上厕所上这麽久,外面那些色狼恐怕会吓坏你女友。」阿国知我不悦,打圆场道。
回到房间里,我看到雯雯没有异样,一脸笑靥的和大家玩着骰子,心情也随即放松下来,继续高高兴兴地和我的旧同学庆生。
当晚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我满面通红的送雯雯回家,像往常一样到达她家门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居然想吻吻女友的嘴唇。
我握着雯雯的手,带着紧张的问:「吻一口,可以吗?」雯雯原本已经半红的俏脸显得更红了,略略呆了一刻,才含羞的点头,我如获恩赐的吻了下去,处男的一吻,就这样亲了下去。
那一吻不知天长地久,原本已经带点醉意的我抵不过酒精和雯雯那美唇的魔力,浑然不知所以,只觉时间停顿了好久的间刻,才不舍地离开女友的嘴唇。
迷糊的目光加上唇间的余香,我活像得到了女友最宝贵的东西,居然有点慌乱想逃的害怕,大家对望傻笑了一下,我才懂口角带震的说了一声晚安,然后像不敢面对的逃离现场。
那是我一个难忘的晚上,当时喜极的我虽然浑身酒意,但仍然刻未能眠,而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当晚雯雯亦是整晚没睡,不一样的只是她一个晚上都在别人怀里。
接下来的日子,我俩发展得十分顺利,雯雯顺人的性格,造就我们连一次吵架也不曾有过的纪绿,而我可以有这种天使般的女友简直是几生修到,当然亦不会有任何不满。
三个月后,在一次聚会中又碰上了阿国,这天我们是全男班,说话也放肆得多,喝大两杯,又是聊到性事方面。
「阿佳你老实告诉我,雯雯到底好不好干?」喝得烂醉如泥的阿国乘着酒意大声问道。
这天雯雯不在身边,加上我心情不错,也没向这小子动气,只是笑笑摇头的说:「你喝多了,要不要送你回家?」
没想到阿国一手拨开我,继续动气的说:「不行!我没醉,我要你告诉我,雯雯好不好干?」
我不知如何回答这无耻的问题,我与雯雯间的男女之事是我俩的秘密,为什麽要跟你们分享?更何况我跟雯雯根本未到此阶段。
「阿佳你真的不肯说吗?我阿国过往泡女无数,也没遇到过雯雯这种极品货色,但所谓朋友妻不可戏,我对你女友也不会有什麽不轨企图,只是想意淫她一下,晚上打个手枪而已,你连这样也不肯,还说是好朋友?」阿国看到我死不肯说,居然动气起来。
我看到老同学活像小孩一般,一时间哭笑不得,待他稍稍安静后,才平心地说:「我们都是好朋友,但这种私事,又怎好意思到处说?」阿国听了,淫淫笑说:「原来你是不好意思吗?好吧,我先告诉你们我跟女友的性生活,然后大家再逐一自白。我们都是男人,怕什麽跟朋友分享?」「好呀!」其他同学听到叙旧集会居然会变成色情故事发表区,无不赞好。
接着阿国真的钜细无遗地说出跟现任女友阿怡的第一次床事,包括如何又哄又骗地把女孩带到床上,甚至其奶子有多大,阴毛多寡也描声绘影地告诉大家。
上次同学生日会时阿怡亦有到场,论姿色虽然远不及雯雯,但总算是娇娃一名,现这样被阿国描述出来,在场男仕不由听得又兴奋又羡慕。
而作为处男的我听到同学女友的性事,就更是从一开始就被这种淫秽气氛弄得下体胀硬、喉乾颈固,好几次想跑进厕所打几发手枪。
接着同学们一个又一个地说出自己的性经历,当中遇上有夸大其词的,其他人便毫不留情地大喝倒彩,为淫荡的气氛增添了几分轻松笑声。
听着听着,我逐渐感觉得自己的无能,同年的好友们个个都有几个甚至上双位数的性伴侣,怎麽我连个中销魂亦未清楚是怎麽一回事?三个月前大家还对我拥有雯雯这种绝色女友羡慕不已,现在我怎能告诉所有人,其实我连雯雯的奶子也没看过!
「到你了!阿佳。」然而就在我的脑袋羞愧之际,阿国突然叫醒了我,原来大家都说完了自己的故事,现时所有人期待的,就是由我描述雯雯那美妙的赤裸躯体。
「我……」

我呆了一刻,不知怎麽应对,从刚才大家的自述中,我知道无论怎样说谎也没可能骗得过这群色狼,特别是阿国这个阅人无数的老手。从中学起我就从来不是什麽爱出风头的人,反正没面子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也不差这一次吧?
我叹了一口气,决定坦白的说:「好啦,我承认我不对,骗了大家的期待,其实我跟雯雯呀,是什麽都还没发生的啦!」
「不会吧?」在场人士听到这个答案,无不讶异不已,纵使我在学校时已经是出了名的龟毛,但也没有人会相信我跟雯雯交往了大半年多,居然会什麽也没发生过。
阿国带点怒意的骂道:「妈的!大家说好了要坦白嘛,怎麽你又这样子?」我无辜的说:「我真的不是骗你们呀!大家一场朋友,你们都敢说了,难道我还有必要隐瞒吗?只是真的没有就是没有,我也不想骗大家呀!」「但你上次明明说……」
「那是面子问题呀!难道我承认连雯雯的身体也没看过这种丢脸的事吗?」我没好气地说:「不要忘记,我在中学时的花名是『龟毛佳』呀!」大家听了也觉得颇有道理,事实上任凭哪个男人有像雯雯这种优秀的女友,也实在没必要说谎话。阿国失望之余,摇头说道:「天哪!你有雯雯这种女友,居然忍得住不上她啊?」
我无奈地答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上我当然想,但害怕会失去她啊!如果令雯雯觉得我只是为了她的肉体而离开我,岂不是更糟?」阿国不以为然地说:「这个你想太多了吧?现在的女生,男友不上她才生气哩!现在雯雯都快二十岁了,不会还是处女吧?」
「什麽?」对于阿国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我真的有点呆住了。交往半年,我可从来没想过雯雯是否处女这问题,事实上可以和这种完美的女孩交往,我也没有什麽可再苛求的了。
我停住半晌,默默吐出心事:「雯雯是不是处女这问题,其实并不重要,我爱的是她的人,而不是她的过去,即使她过往有过怎麽样的人生也没关系,只要往下的人生跟我在一起就可以了。」
「好男人!」没想到听完我的说话,带着半点醉意的阿国竟然一掌拍在我的肩上:「想不到中学最不像男人的阿佳,居然才最是一个男人!」「是啊!当男人呢,就不要斤斤计较老婆的过去,什麽处女情意结呀,是我最看不起的。」其他的同学亦表示赞同。
「不过呀,我想雯雯一定不会是处女的了,不知道哪一位男生那麽幸福可以得到她第一次?」然而在我感动于大家的高尚情操之时,阿国又动起了淫念,知道我和雯雯根本没有关系之后,这家伙认真地幻想着雯雯初次被上时的情境。
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吧?只是这一刻我真的很认真地对自己说,雯雯是否处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往后的日子。
然后又两个月后,终于我和雯雯结成一体的时候到了。那天是傍晚时分,我到了她的家里玩,由于她的父母未回来,家中只有我跟雯雯两个。经过八个月的相恋,再龟毛的我也敢把女友抱在怀里。
那天的剧集十分感人,两人看得正投入的时候,电视中出现了点点浪漫的镜头。「好香!」玉人在怀,我早已心猿意马,随着阵阵女儿香气飘上鼻间,下体更是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阿佳,你要不要喝点什麽?」广告时间,雯雯转过身来问我,然而这个动作却使她的手肘碰到了我那一柱擎天的肉棒。
雯雯满脸通红,急忙把手缩回去,可我也不放过这大好机会,反更用力地把依人抱入怀里,喘着气说:「我想要!」
雯雯脸更红了,望望墙上的挂钟,小声说:「我知道,但今天不行啊!7点了,爸爸快要回来。」
听到女友意外的答案,我大喜过望地说:「今天不行,那明天你肯吗?」雯雯不作一声,红羞满脸,隔了一会才点点头说:「明天我不用上班,下午时家里没人。」
「好的,那我明天下午来找你好吗?」慌喜之间,我像个急色饿鬼,着紧的问雯雯。女友没有答话,只是点一点头,然后便害羞的站了起来,装作到冰箱拿饮料。
这晚我夜不能眠,想着明天就可以和心爱的女孩共赴巫山,心情之兴奋,真不是言语可能交侍。平日和雯雯逛街时,她总爱牵着我的臂弯,那丰盈的胸脯亦不其然挨在我的手肘上,柔软的触感每次都令我兴奋不已,想到明天就可以亲手感受那对乳房的真实,整夜间肉棒没有一刻安静下来。
次晨一早,我便致电回公司请个病假,然后收拾心情,准备迎接人生的第一次。
来到女孩家里,因公司例假在家中休息的雯雯想不到我会这时间到达,样子有点意外,后来意识到我是为了那回事而来,脸红之余又带点欢喜,不断骂我色鬼,却又径自牵我进房。
这间曾多次进入的睡房,在这种光天化日的情况下,居然可以令我觉得有点害怕。雯雯默不作声,只是乖巧地躺在睡床上,我浑身打颤,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本能地抚摸着她的身体,来到胸脯部位,咬牙一伸,手间便满是温软的乳房。
「好软,好舒服。」刚睡醒的雯雯没有戴上胸罩,一对毫无阻扰的奶子任由我放肆,那一下兴奋有如震慑心灵,肉棒自然是硬得不像话,连带其它器官亦彷似不受控制般不知所措。
摸了几下,我急色地想把雯雯的睡衣脱下,她却按着衣领,低头羞说:「不要看,我的乳头很大,不漂亮……」
「不会的,雯雯什麽也漂亮……」可到了这种时候,我又怎停得了下来?也不理女友轻轻的反抗,继续替其脱下衣裳,到那白皙的肌肤展现在眼前时,更是美得轻叹一口气。
雯雯说自己的乳头大,其实一点也不大,是小小的两点豆儿,倒是乳晕成浅棕色,范围较广,但因为乳房够大,比例刚好,显得份外性感。看到如此美乳,我想也不想便扑上去吸吮,从没女性经验的我发挥出男性的天赋本能,尽情地享受着女友美妙的身躯。
「嗯……嗯……」女友发出呢喃的声音,呻吟的叫声令我更感兴奋,一面吸吮一面脱下她的睡裤,一束性感的阴毛顿时尽在眼前出现。
「雯雯……雯雯……」我不住吸气,细心欣赏女友身体的每一寸。就在这个时候,雯雯突然叫痛,原来是我兴奋间不觉地弄痛了女友的乳头,我抱歉地说:
「对不起!雯雯,我第一次,什麽都不懂……」
雯雯听了,错愕了一下,幽幽的说:「原来阿佳是第一次吗?但我不是啊!
如果你不想,我们可以不……」
「想!怎会不想?」我大声说:「雯雯你的过去,我根本不会介意,我爱的是现在的你!」
「嗯。」雯雯感动的点一点头,然后再次躺下任我鱼肉。这时乱七八糟的我根本不知如何是好,只懂急急忙忙地脱光衫裤,提枪便上。扶着雯雯的双腿,整个阴户便在眼前一览无遗,可是精虫贯脑的我根本没空细赏,只急于破去处男之躯,笨手笨脚地把肉棒匆匆对准那小洞半张的入口,一口气便往下插去。
「呜……」可是人生的第一次并不如想像中快乐,甫一进入,我便感到一阵痛楚自龟头而来,多插两下,整支原本雄纠纠的肉棒更是软了下去。
「怎麽回事?」在女子面前失去威风,我又羞又急的,只好不住用手搓弄阳具,可惜无论如何就是再也硬不起来。
「真没用啊!」我急得想哭。雯雯看了,缓缓弓起身子,小声问道:「怎麽了?」
我不好意思地陪笑说:「没有,只是这家伙有点不听话。」雯雯笑说:「不要紧,放松一点,慢慢来就可以的了。」结果这个早上,我们最终仍是没法成事。我抱着又耻辱又失望的心情回到家中,没想到这不争气的家伙,却在这个时候勃了起来。
「你真的要跟我作对吗?」我气得要命,这家伙令我今天在雯雯面前失尽面子,我真的有点想把其切了下来的冲动。
结果这个晚上,我一面回忆雯雯的身体,一面打了三发手枪。
然后接着一天,为了讨回面子的我决心报仇,一大早便到达雯雯家中,把她拉了下来。
「你干什麽?人家今天要上班喔!」
「告假吧!」
「你拉我去哪儿啊?」
「开房!」
可惜这一次,我又失败了。
「是不是我不够魅力,所以你不想呢?」在酒店里,雯雯居然问起我这种问题。
「当然不是,你是最好的,而且我又这麽爱你!」我狂呼大叫,就是连自己也不明白,怎麽会这样没用?
「爱我就可以了啦!不用急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雯雯牵着我的手,体贴地安慰着说。
「嗯……」
可惜在接下来的第三、四、五次,我都一一失败。这段时间,我甚至不敢见雯雯了,因为我是一个性无能。
但问题是,如果我真是一个性无能,那倒还认命,只是每次跟雯雯分手后,我的肉棒却又硬得要命。真想让雯雯看看,我这坚硬的肉棒;真想让雯雯知道,我其实不是性无能。
意外地,我和雯雯的性福,最后由一位妓女让我们解决了。
由于多次没有成功,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功能,所以在某一天,我去了嫖妓。
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雯雯,但没法子,我真的很想证实自己是否对着女人会勃不起来。
那是一间位处楼上的桑那馆,听说不但可以用手用口,更可以真来,我活了二十二年才首次来到这种地方,心情不禁紧张。进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论姿色当然远不及雯雯,反正是一个女人就对了。
有雯雯这样完美的女朋友却要找妓女,我实在是个悲哀的人。
「脱衣服吧!」看到我坐在床上默不作声,那女的机械式的跟我说,同时亦自顾自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第一次看到别个女人的身体,虽然说是想确认什麽,但我还是有点兴奋,脱光衣裤后我听随女孩的说话一起走到浴室,她打开水喉替我清洗肉棒。
「很硬呢!」摸着我坚硬的肉棒,女人笑笑说。
我叹了一口气,一方面自怨怎麽在雯雯面前硬不起来,一方面又享受着女人的抚摸。
「不过包皮有点长。」女人一面摸着,一面评论着我的肉棒,然后更翻开我的包皮,替我清洗龟头。
「你的包皮过长,龟头发育不好,有点小。做爱时会不会痛?」女人问我。
明明是痛,但碍于男人的面子,我摇摇头说:「不会。」「这样就好。」女人没有在意,继续替我清洗。这时她突然蹲下,张开小嘴想把肉棒含在口中,我急忙推开她说:「你干什麽?」「替你吹嘛!」女人莫名其妙的说。
「不用了。」我猛力摇头。口交的第一次,我真的想留给雯雯。
女人以为我嫌她不洁,脸上有点不悦,晦气地说:「那上床吧!」「嗯。」我无奈地跟她来到灯光昏暗的房间里,肉棒没一刻安静下来。女人打开保险套,预备为我戴上,我再次缩了一缩,这次女人真的发怒了:「又怎麽了?嫌弃我们就不要来这种地方啊!」
我害怕对方误会,低头说:「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不是看不起你,只是我有心爱的女友,不想对不起她。」
女人听了,更是生气:「他妈的!有心爱的女友还来这种地方干麽啊?回去操你的女友吧!」
「不,其实我来是想试一试,我其实是不是性无能。」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对面前这位陌生女人说出自己的苦衷。没想到女人听了,居然大笑:「他妈的!
有这样的男人啊?」然后摸摸我的肉棒说:「没事耶!很硬啊!」「这就是我苦恼的地方啊!如果真是不举我还认命,但我明明是可以的啊!
怎麽在雯雯面前就总是不行?」我想哭的问道。
女人慢条斯理地说:「还不是一个理由,紧张啊紧张。你越是想在她面前表现你是男子汉,这种压力就越令你不成。」
「那有什麽办法?」我紧张的问。
「你脑袋装大便的啊?我只是一只鸡,又不是医生,收你四百多,还要给你治性无能啊?」女人骂我,然后又不耐烦地说:「你又不做爱,又不口交,那还爽不爽?」
「爽什麽?」我不明地问道。
「就是出火啊!」说着她不理我,一手便抓着我的肉棒上下摇动。
「呜~~」虽然说是为了证明自我,但毕竟是人生首次被女人握着肉棒打枪(当时连雯雯也没玩过我的鸡巴),不消两下,精液便猛然射出,女人洋洋大乐取笑说:「童子精啊~~」
「……」
没想到穿回衣服后,女人却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提示:「你不是性无能啊!
下次跟女友做时不要那麽紧张,想想别的事情就可以了。」「想什麽事情?」我不明的问。
「就是不要过份地把她弄得紧张,给自己太大压力。当是嫖妓,自己爽了就好,这样子就可以放松下来。」
听到别人把我和雯雯的真爱说成是嫖妓,我不悦地说:「我是真心爱雯雯的啊!」
女人也知道我这说话没有恶意,继续笑说:「但你在她面前硬不起,在我面前却射了出来啊!」
「我……」
结果很神奇地,在接着的一次跟雯雯上床时,我按照这女人的说话,幻想面前的不是雯雯而是别人,那次却顺利成功了。说起来,我要多谢这位只见过一次的女生。
数年后我跟雯雯结婚后的某一个晚上,我们做爱时她突然问我:「当初跟你一起时很多次也不成,怎麽后来突然又好了?」我支吾其辞。但毕竟雯雯是个聪明人,知道一定有点秘密,在再三迫问下,我终于说出了与这妓女的一段往事。
「你好坏啊!那你现在跟我做爱是否还在想着跟别人做?」雯雯怒问。
我举手无辜的说:「当然不是。自从那次治好心病后,我就再没不举了,以后也是想着和你做。」
「是吗?嘻嘻,不过也算了……」雯雯掩嘴笑说:「看你这样老实,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什麽秘密?」我好奇的问。
「说了你不准生气的啊!」
「我发誓不会。」
「好吧,我不是告诉你,我以前就只和男友做过两次,其实那是骗你的。」雯雯伸着舌头笑说。
我没好气的说:「这个我早猜到了。你说你们交住两年,又怎可能只做了两次那麽少?」我是个胸襟广阔的男人,雯雯的过去,我不会介意。
雯雯继续说:「老公,你好聪明啊!不过其实我们交住后,我和他也做过几次……」
「什麽?」这个我可真的不知道了。
「坦白告诉你啊,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旧同学生日,你送我回家时,还亲了我?」
我猛力点头,初吻的晚上,我当然记得。
「其实那时候啊,我跟他还没完全分手的。我认识了你,觉得你对我比他对我好,所以想跟你一起,但他不肯放我,说我见异思迁,那个晚上还特地在楼下等我回来。」
「嗯嗯。」我一路听着住事,一路点头。
「他偷偷躲在楼梯,结果给他看到了你吻我,他很生气,看到你走了后就拉着我到公园,说要弄清楚大家的关系……」雯雯淡淡地说:「到了公园后,他抱着我,说很爱我,不想失去我。但我跟他说,我真的喜欢你。」「嗯。」听见妻子真心的说话,我感动地点头。
「他知道我俩是分定了,哭得很惨,哀求我再跟做一次,给他一个美丽的回忆……」雯雯低头说。
接下来的发展,我也大概猜到了,我心有点痛,问道:「那你就跟他回家,做了一次?」
雯雯的头更低了,小声说:「三次。」
「三次?」
「那天他一整晚都在硬,家人也没得睡啊~~」雯雯无辜地抬头道。
我强忍着心中的痛楚,继续问道:「那你刚才说,我们认识后你还跟他做了几次,就是这几次?」
没想到雯雯仍是摇摇头,我生气地说:「还有?」
雯雯带点惊慌的说:「你发誓不生气,人家才对你坦白的啊!」我一听也是道理,为了知道得更多,我强忍着问:「好,我不生气,那小乖乖,你告诉老公余下是哪几次。」
「嗯。」雯雯点点头,继续说下去:「还有的就是,刚才你说我们开始做的时候,不是有一段时间你不行的吗?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很不开心,觉得自己没有魅力,又或是你不爱我。」
才不是呀,就是我太爱你,所以才……
「刚好他又打电话来,我便问他,我是否一个没有魅力的女人罗!他猛说不是,还说抱着我的时候,每一刻都想插我。」
说到这里,雯雯稍稍抬头,看到我脸色发青,嘟嚷的说:「你也不能太怪我呀!女人也是有需要的啊!那时候被你搞得那麽舒服,又没得完事,真的很辛苦啊!」
天哪!原来那时候每次我不举,雯雯事后都找前男友来消消火。
接着雯雯一手拥过来,娇纵地说:「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罗!现在我嫁了给你,而你又行了,我是绝对不会再找他的啦!」
听到老婆说讨好我的话,气也消了一半。好啦,我也找过妓女,算是平手了吧!
最后我再问雯雯:「那我跟他谁好一点?」
雯雯满脸通红,嚷着说:「哪有老公问老婆这种问题的!」「我一定要你答。」
「当然是老公你罗!」
我仍死心不息的问:「我要你认真回答,谁的鸡巴长一点?谁干得你舒服一点?」
雯雯想了一想,认真地说:「女人啊,是不在乎那儿的长度,只要对方是自己爱的男人,就会觉得很舒服的了。」
好一个转移视线的答案。
我大概已经猜到胜负了。
一夜三次男,不要让我看到你!

听到妻子说出与旧情人的春情往事,我非但没有半点兴奋,倒是咬牙切齿。
当时的我还是抱大男人的旧观念,一心想着妻子的幸福都应该由自己给予,现在听到别个男人带给她性事上的快乐,自然嫉妒不已。
雯雯看到我脸色骤变,知我心里不喜,自动倚偎过来,柔声地说:「老公生气了麽?是你说不会生气,人家才告诉你的啊,怎麽原来是这样子。」听到妻子的话,我内心一阵羞愧,两夫妻贵乎于诚,雯雯肯自动告诉一些本来我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秘密,就是证明她是真心爱我和信任我,现在我却来跟她秋后算帐,这样还算是男人吗?
我知道是自己不对,立刻低下头来向妻子道歉:「对不起!雯雯,我一时看不开来,你原谅我吧!」
雯雯笑笑的说:「不用说原谅这样夸张,我没有生气,只是怕老公不开心而已,其实现在说出来我心情也好多了,虽然说那时我俩还没结婚,但始终是跟你在一起,我还找他其实是很不对的,这些年来我一直自责,希望找个机会跟你坦白。」
「雯雯!」听到妻子真摰的说话,我一阵激动,情不自禁地拥着床上的她。
「乖,好老公,那麽我们是否要继续刚才没完的事呢?」雯雯娇声问我。
「没完的事?」我错愕一会,想想原来方才和雯雯的床事才进行一半,便被她的问题打断下来,现时我俩仍身无寸缕的相拥在被窝内。
「好啊!那继续吧!」和雯雯做爱是天下间最快乐的事,我居然可以中途半断,真是太暴殄天物,于是立刻如豺狼一样扑向雯雯,准备把半硬的鸡巴再次插入妻子的阴道,没想到雯雯却说:「不要心急,隔了这麽久,人家下面都乾了,不如你先洗个澡,我们再重新开始。」
「好的。」我俩未有儿女,可以赤条条的在屋里随意乱跑,我站起来住浴室就走,这时候雯雯满面羞红的加上一句:「把那儿洗乾净点,我侍会……给你用口。」
「用口?」听到这两个字,我惊奇得半张嘴巴,本人自少受日式黄片薰陶,一直对口交这种行为有极大憧憬,可惜雯雯本身是个保守的女人,即使婚后多次要求,也从来不肯用口,今天竟然自动提出,怎不叫我喜出望外?
兴奋不已的跳进浴缸,拼命以肥皂清洗鸡巴,这时候我顺口一句「老婆也一起洗吧」,没料到一向不喜欢鸳鸯共浴的雯雯又再次给了我一个惊喜。
雯雯以手掩着胸脯和阴毛,缓缓走进浴室,虽然连床都不知上次了,但妻子这个娇艳欲绝的模样确实又叫我兴奋不已,她优雅地跨进浴缸,以一双美乳压在我的胸前,羞涩地说:「老公,我替你洗。」
「哦……」结婚三年,在性事上雯雯一向处于被动,我从来没看过她有如此淫媚的表情,登时不懂反应,只把整个人都交予雯雯发落。
雯雯拿着花洒,把温水冲向我身,然后以灵蛇般的舌尖吻向我耳背。与此同时,她的左手指尖又不断揉搓我的乳头,弄得我犹遭蚁咬,又是舒服又是搔痒。
「爽呀……」我闭起双眼,享受着妻子的服务,雯雯的巧舌由耳背而下,直捣胸前,像带点贪婪地吸吮着我的乳头,其间又舔又吻,而两手更不住窃玩我的鸡巴,把原本半硬的家伙弄得一柱擎天。
「老公你好硬啊!」雯雯抚着摸着,一面吻着我的乳头一面小声说着。
看到妻子头发稍湿半抬着头的样子,我觉得她真是好可爱好漂亮,想着自己刻前才为她与前男友的住事而生气,不禁更是自责:『可以娶到雯雯这种妻子,真是几生修来的福气了,我却居然还不满足,试想想天下间有哪个男人不羡慕现在的你?雯雯这种身材这种样貌的美女,真是每个男人都想得到人间极品,我还想得到什麽啊?』
再次想起第一次把雯雯带给朋友见面,甚至婚礼上那个场面,不是每个男人都带着酸溜溜的眼光吗?对啊!这样的大美女是我的女人,很羡慕吧?这种连握握手都会感到兴奋的可人儿不但每晚躺下来让我操,甚至主动说给我口交,很想看看雯雯的身体吧?很想试试她的舌头有多麽香软吧?但很可惜,住后日子可以干她的就只我一个,因为只有我,才是她的老公,是她的男人!
想着想着,雯雯的舌头已经由我的肚皮而下,慢慢来到我的阴毛上方。这时候她突然停下动作,半蹲浴缸之内抬头望我,不作一声。
为怕水花弄湿雯雯,我连随关掉花洒,雯雯一手握着我的鸡巴,双眼只是呆呆望着我,良久不作一声。
「雯雯……」看到妻子这个奇怪的表现,原本处于兴奋状态的我有点慌了,雯雯忽然低下头来摇了一摇,再次抬头望我,认真地说:「阿佳,从小开始,我就是个幸福的人,我人生中只有一件事觉得遗憾,就是我的第一次不是和你……所以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把我生命里的另一个第一次给你……」说完,雯雯便张开小唇,把我那硬起鸡巴,放进那温暖的嘴里。
同一时间,我眼角的泪水,亦不禁的从脸庞落下。
「呀……老公……好舒服……呀呀……」
回想起昨天晚上跟雯雯的温馨旖旎,纵使已经日上三竿,但我仍是活像做着白日梦般想起便笑。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