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人妻小说

生病中的小姨

刚下班的我被老妈堵在家门口,还没搞清楚状况先是被她一顿嘴炮轰得头昏眼花,我扯了扯领带试图让呼吸变得顺畅一点,然后接过老妈递过来的沉沉的塑料袋。我打开往里看了看,问:“这是什么?”

  “我熬的生姜鲫鱼汤,还有青菜粥,鸡蛋羹,都在保温瓶里。还有些橙子,都是你小姨爱吃的……”

  “等会等会,妈,这是干啥啊?”

  “你小姨感冒了好像还发烧了,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还打电话给我来着。都三十二岁的人了还不重新嫁人,这些年愁死我了,现在病了连个体己人都没有,活该!……对了,袋子里还有奶粉,生姜跟红糖,你过去看她愿意喝啥,喝牛奶就冲给她,喝姜糖水就给她熬……”

  “好好好,我去,我吃完饭马上去。”

  “还吃个屁啊,赶紧的,病人还等着呢。或者……你等下……呐,猪肉,鸡蛋,面条,你过去自己煮面条吃得了,她那有电磁炉。”

  我愣愣的看着老妈把冰箱里拿出来的冻得跟块石头一样的猪肉塞进塑料袋里,小声嘟囔道:“您还真是我亲妈。干嘛不自己把这些东西送过去?”

  “老娘才懒得理她,看见她就烦,晚上我还得去打麻将!她要是早听我的劝如今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这么大的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数九寒冬,一二月份才是最冷的时候,这都不懂,这几天气温骤降直接就发烧了。你说她不会照顾自己也就算了,也不懂找个会照顾自己的人……你看看她,再看看你自己,还不赶紧给我找个儿媳,我告诉你如果你也变成你小姨那样,老娘我……”

  “妈,还有什么要拿的吗?没有我这就过去了啊!掰!”老妈唠唠叨叨的没完,眼看着这把火莫名其妙的就要烧到我身上了,赶紧提着沉重的塑料袋风紧扯呼。

  时间正是下班高峰期,我在路上慢慢磨蹭,等到了小姨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直接用老妈给我的钥匙打开了小姨家的门,家里乱七八糟的,我小心翼翼的越过各种各样的杂物与垃圾,走进房间,发现小姨正躺在床铺上,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连脑袋都没露出来。

  “小姨,小姨……睡着了吗?”我摇了摇她的身子,被窝里伸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小脑袋,艰难的睁开眼目光呆滞的看了我好久才说:“是阿珩啊,你怎么来了?”

  我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说:“我妈叫我来的,带了好多东西,快起来趁热吃点。天呐,开这么热的暖气,还不通风,房间里太干燥了,你看你,嘴唇都裂了。快起来,我给你倒杯温水。”

  我回到客厅,幸好她家里的饮水机电源开着,我用杯子接了半杯开水,再兑了点凉水,自己抿了一口,水温合适,再返回房间。

  “来,先把水喝了。”

  我把小姨扶起来,让她背靠在床上,她接过杯子,苦笑道:“你怎么跟大姐一样唠叨啊。”

  “我妈那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她没来,其实她很担心你的。我刚下班,她连家门都不让我进,直接把我撵过来照顾你,来,慢点喝……”

  我把保温杯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再去厨房拿碗跟勺子,把一边把粥跟汤盛出来,一边说:“你是发烧了吗?难受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昨天就生病了,一直在家,闷了好久的汗,现在好点了,就是一天没吃东西了没力气。”

  “冷吗现在?”

  “不冷,就是有点热。”

  “那我把空调关了,太干燥了这房间里。”

  小姨头发散乱,脸色苍白,憔悴的模样惹人疼惜。我第一次看到小姨这么虚弱的样子,以往的她总给人一种活得很张扬洒脱的感觉,是一个很酷的女人,可如今的样子真叫人心疼。我有些体会我妈不愿意来的原因了,这要是让她看到小姨这模样不得心疼死,要知道我那老妈对这个小妹可比对我这个儿子要宝贝的多了。

  小姨小心翼翼的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仿佛连捧着杯子都显得很吃力。我本想把盛好的汤递给她,不知怎么的内心有种悸动,我用勺子舀了一勺浓郁的汤汁,吹了吹散发的热气,递到她跟前,说:“来,趁热喝口汤,小心烫,啊——”

  小姨乖巧的张开小嘴,把勺子含进嘴里,我心里有一种很激动的暗喜,对这个比我大整整十岁的小姨说:“真乖!来,再喝一口……”

  气氛有些温馨,我发现自己很享受这时候的时光。小姨乖巧的吃掉一口粥,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我说:“珩,你说你一下班就过来了,还没吃饭吧?你也吃啊。”

  “你吃吧,我不饿,等会我会自己做东西吃。来,再吃一口。”

  小姨赌气的闭紧嘴,躲了一下,说:“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她像是在赌气,又有点像在撒娇,我的心仿佛都被揪了一下,竟然有种“我恋爱了”的错觉!

  “好好好,我吃。你一天没吃东西也了不适合一下吃太多,等你饿了跟我说,我再煮东西给你吃。”我有点像我老妈那样叨叨絮絮起来,把勺子放进自己嘴里,吃掉那口粥,然后再重新舀了一勺递过去,小姨才乖巧的把粥吃下。

  就这么用同一个勺子你一口我一口的,当粥吃完后我有些暗恼老妈怎么才做了这么一点。

  “珩,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小姨抱着双膝,歪着脑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啊?我没女朋友啊。”

  “没喜欢的女孩子么?”

  我看着她,沉默了一会,看着她的眼睛说:“有。”

  “那干嘛不追人家?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呀,就是太腼腆,男生应该主动一点。”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低着头闷不作声。多年以来,其实一直有一个情愫在我内心深处慢慢发酵,我不是没有发觉,只不过一直在刻意逃避。少年时第一次遗精,那旖旎的梦境里,那个身影妙曼美丽,成熟性感,温柔知性,是少年梦想中所有的憧憬与美好。许多年来,我所有的春梦中出现的都是同一个身影,那个身影到后来越来越清晰,我知道我渴望的是谁,但却只能独自守着这个秘密,即便后来有了喜欢的女孩,谈过恋爱,可梦中的人却从来没有变过。

  沉默的气氛在持续,在我有些受不了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小姨打了个呵欠,说:“吃饱了,有些犯困,我睡会儿,空调帮我打开。”

  我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再把加湿器打开,然后拧着碗到厨房把碗洗了,顺带帮她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忙完这一切,已经是九点了。期间老妈打了个电话过来,我跟她报告了小姨的情况,老妈当机立断直接下令我今晚别回家了,就留下来照顾小姨,需要什么我自己开车回家拿。

  搞完卫生,我洗了个澡,习惯性的在洗澡时顺带把内裤袜子洗了,洗完后才发现出门走得急我并没有带换洗的内裤!在浴室里纠结了好久,只能就这么穿着秋裤就出来了。

  洗完澡,我想小姨还发着烧,于是接了一盆凉水与毛巾给她敷额头。可当我走进她的房间,我眼睛不由得发直。

  小姨把被窝掀开,上半身露在被窝外面,之前穿着的法兰绒睡袍也扔到了一边,身上仅穿着一件白色的贴身睡衣,薄薄的面料已经被汗浸湿,紧紧的贴着她的肌肤,两枚深晕隔着睡衣若隐若现。

  房间里很热,我看了一眼空调,我之前调的28°不知什么时候被小姨自己调成32°,难怪她一副大汗淋漓的模样。无法形容小姨此时的模样对我产生了怎样的一种诱惑,我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目光根本无法离开她,魂仿佛都被眼前的睡美人给勾走!

  她的脸颊、鼻尖布满了细汗,面色潮红,与之前的苍白相比多了许多血色。脖子,锁骨,以及胸前那一大片的雪白上也布满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我使劲甩了甩头,把脸盆放好,拿出毛巾拧干,想要帮她擦掉脸上的汗水。

  可我的手伸出去一半却停住了,我怕吵醒她,眼前的这一幕就再也看不到了。

  我着魔一般的把被窝悄悄的掀开,把隐藏在被窝里的下半身展现出来,然后我看到了一双圆润修长的大腿,还有一条令我气血上涌的内裤。这是条纯白的三角裤,可内裤前端本应该遮住阴阜的位置是一种透明的网状面料,上面还有些许印花,郁郁葱葱的耻毛清晰可见,还有不少调皮的小草从纱网中悄悄伸出来,杂乱无章的舒展着。

  为了看得更加仔细,我的头凑得很近,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腥味,不,应该说是一种芬芳,这气味就像一种原始的召唤,魔鬼的诱惑,刺激着我呼吸急促,剧烈的心跳声犹如擂鼓在我脑中轰鸣。

  小姨为什么在家里也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大学谈恋爱的时候,学姐为了我经常穿各种丝质内裤,后来她说很不舒服,屁股还长了疹子,又换成棉质内裤了,这种情趣内裤穿上去只是为了脱的,可不适合长期穿着。很快我才发现,我只是被那一缕幽草吸引住太多目光,这条内裤下方遮住私处的位置依然是棉质的,只是在阴阜的位置采用了情趣的元素而已。

  性感的内裤下是一双肉肉的大腿,但决不是粗,而是一种很诱人的肉感,细腻的肌肤上布满了细汗,反射出一层透亮的油光。我的手在这双性感的大腿上空小心翼翼的游走,可却不敢真正摸下去。

  我的鸡巴早已在裤裆里勃起,胀得难受。我把鸡巴从秋裤裆部上的开口掏出来,人生第一次觉得秋裤的这个设计很合理!(我想没几个男性同胞在撒尿的时候从秋裤的这个开裆掏鸟吧?)

  睡美人还在熟睡,我趁着无比憧憬的小姨熟睡时在她身边露出了最羞耻的部位,一种深深的罪恶感让我觉得自己很恶心,但却又很刺激。

  内心深处仿佛有个魔鬼的声音在诱惑着我:她穿着这么性感的睡衣,一定是故意诱惑我的,我应该把她吃掉!

  另一个声音在阻止我:她这套睡衣已经穿在身上很久了,那时候我根本没来,她一定平时就这么穿的,我必须理智!

  是不是该帮她把被窝盖上?不,等会,她好美,好性感,我再看一会,就一会……

  她的嘴唇好诱人,我偷偷亲一下没关系吧?应该不会被发现吧?我就轻轻的么一下,就一下……

  她的衣服贴着肉贴得那么紧,一定很难受吧?胸部平躺着就向外散开了,一定很软吧?摸上去是什么感觉?我要不要摸一下?还是别吧……嗯,她的乳头是应该褐色的,乳晕……我看看,直径应该有4公分?也许是5公分?没尺子啊,好想量一量。这两粒凸起好诱人啊,是硬了吗?要不要摸摸确认一下?轻轻摸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刚才亲她她都没醒……

  我颤抖的手在小姨的乳房上悬停了很久,终于好似不经意间的砰到了那凸起上,我触电般的缩回手,小姨没醒,我咽了口并不存在的唾沫,重新把手伸过去,中指的指尖轻轻点在乳晕上,围着那粒凸起轻轻旋转。

  没醒!我悄悄的扶着她的乳侧,把散开的乳房重新聚拢起来,两座壮观的山峰出现在我眼前,好大!

  事已至此,我豁出去了!两手完全按在丰满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雪纺的半透明面料被汗浸湿后几乎变得完全透明,两粒柔嫩的蓓蕾也变得比之前更加凸起,我用手指逗弄了一下,隔着衣服也不难感觉到它们已经变硬了。

  小姨呻吟了一声,终于醒来,也许她早就醒了,只是再也装不下去了。“阿珩,你干什么……嗯……别这样……不可以……”

  听到她的声音,我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揉那对丰满柔软的乳房,颇有些破罐子破摔今儿个就今儿个了的意思。这对乳房我不知道已经渴望了多少年,如今终于尝到了滋味。柔软的乳房被我的双手揉搓成各种形状,我冲动的隔着雪纺睡衣含住那饱满的果实,忘情的吮吸,饱满的蓓蕾就像两粒熟透的葡萄,因为汗的关系还带着咸味,非常的可口美味!

  “不……别……珩……这样不可以……”

  “我就揉一下,小姨,真的,我就摸一下!”

  “真的吗……”

  “真的!”

  真的?真个屁!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看到了她性感的锁骨,以及脖子上湿漉漉的汗珠,我一舌头就舔上去,忘情的亲吻。

  “嗯……别这样……我们不可以……珩……等等啦……”

  小姨在挣扎,可带病在身连床都下不了的她哪有什么力气,我又在她乳头上嘬了几口,汗水混合着我的唾液让薄薄的雪纺面料形同虚设,连原本的朦胧感都荡然无存,乳晕跟乳头的形状与色彩清晰可见。

  “好厉害,小姨,你的胸好棒!我受不了了!”

  “别……唔……”

  我趁着小姨开口的时候猛然吻上去,猝不及防的小姨拼命的把脸扭开,说:“别……我睡了一天了没刷牙……”

  原来是担心这个,我才不在乎!我霸道的捏住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舌头蛮不讲理的侵入到她口中。她剧烈的喘息着,还带着病的她喷出的味道的确不好闻,可我根本不在乎,反而沉醉其中。小姨不断的用无力的手推我的脸,我摁住她的手,可我吻到忘情时不自觉的用手去摸她的胸部,她被我钳制住的手得到解放后又锲而不舍的推我的脸。

  “呼……小姨……我真的忍不住了!你太美了!”

  “啊……你干嘛……别摸那里……不行……”

  我的手抚到了她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抚摸她的私处。她的双腿似乎想要夹紧,可完全使不上力,根本无法形成任何有效抵抗,最终让我突破了内裤的防御,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中,手指摸到了那一片泥泞不堪的地方。

  我的指尖摸到了两片张开的小阴唇,摸到了黏糊糊的嫩肉,找到了水帘洞的洞口,还有一粒无比娇嫩的小颗粒。我没有选择闯进水帘洞中,而是用指腹嚣张的去欺负那可怜兮兮的小豆豆,小姨含糊不清的叫着“不要”,可我却得寸进尺的在进攻她下路的同时,时而吮吸她的乳头,时而舔舐她香汗淋漓的腋下,在这两个地方来回骚扰。

  “珩……不行……下面不行……求你了……”

  小姨无力的扭着娇弱的身子,哀求着。好吧,我就听话一回,下面先放着,从上面开始!

  我拉下她的肩带,一双无比迷人的双峰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淡褐色的乳晕,非常圆润饱满的乳头,散发着无比诱人的气息。我呼吸急促的握住两座柔软的山峰,把山顶坐落的玉石吸进口中。

  “不行啊……珩……我们不可以这样……”

  “都怪小姨啊,有这么淫荡的身体,这么淫荡的大奶,没男人享用太浪费了,我来让小姨爽吧!”

  我不断的用手指拨动柔嫩的乳尖,她的乳晕上都起了鸡皮疙瘩,我在用手指掐住乳头往上拉,小姨一声惊呼,剧烈的娇喘着。

  “小姨好淫荡啊,乳头被这样欺负还这么有感觉。”

  “不是的……放过我吧……啊!你干嘛……不要……”

  我把她的衣服扒了下来,小内裤也扯掉,小姨终于赤身裸体的暴露在我面前,然后我把头埋进了她两腿之间。

  “不要啊,那里很脏……我两天没洗澡了……唔……”

  异常浓郁的腥味与骚味钻进我的鼻腔,把我熏得头昏脑胀,可奇妙的是我却异常贪恋这股味道,舌头直接覆上那片鲜红的嫩肉,用味蕾来感受小姨的味道。郁郁葱葱的耻毛坐落在阴阜上,杂乱无章的排列着,非常的浓密,草丛中散发着闷热的骚气,我贪婪的吸着鼻子,几根弯弯曲曲的毛发还趁机钻进我的鼻中,害我差点打了个喷嚏。

  “珩……到此为止吧……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求求你……”

  小姨嘴上说着不要,可我满脸黏糊糊的淫液让我无比确信,我接下来该干什么!

  “小姨,原谅我,我真的忍不住了!我要插入了!都怪小姨你太诱人了!”

  “不!不要!我们是……嗷……天呐……”

  没有任何阻碍的,我进入了小姨的身体,早已报警快要爆炸的鸡巴终于得偿所愿,去到了它想去的地方……

  那一刻,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多年来那重复的梦境与此时此刻的现实重合,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木然的把瘫软在床上的小姨抱起,紧紧的拥抱着她,生怕这下一刻这一切就会像梦境一样支离破碎。

  “小姨……我爱你……”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倾诉,诉说这句我隐藏了不知道多久,从来没敢说出来的话。我自己都未曾注意,我的声音带着哭腔。这一刻,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我还是那个喜欢挤进小姨怀里撒娇的孩子。

  一双手温柔的,轻轻的抱住我。一个轻轻的,无限温柔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傻孩子……”

  一只小手轻柔的拍着我的后背,像是无声的安慰,我紧紧搂住她的胳膊莫名的放松,她略微离开我的怀抱,近在咫尺的与我对视,我看到了她那迷离的柔情的眼,她憔悴的脸庞,虽未化妆但在我眼中却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容颜……

  她的手掌温柔的拂过我的脸颊,指尖划过我几欲滴出的泪水,然后她闭上了双眸,吻了上来。

  我也有过甜蜜的苦涩的初恋,有过热情放纵的热恋,可却从来没有哪一个吻让我这么的沉醉……怎么说呢,仿佛灵魂都在颤栗,有种跨越千山万水终于遇到你的那种感觉。

  我把她按倒在床上,腰部开始耸动,插在她体内的鸡巴开始抽送,我们要彻底的融为一体。

  “啊!……好硬……好烫……嗯……”

  湿润温热的阴道温柔的包裹住我,就像小姨一直以来那温柔的拥抱。我轻轻的抽送着,不敢太过用力,小姨还很虚弱,我必须温柔。

  我直起身子,握住小姨的手腕把她的胳膊拉直,小幅度的抽送着。这个姿势让小姨的双峰聚拢到一起,高傲的挺拔着,随着我的抽送淫荡的晃动着,两粒娇嫩的蓓蕾在空中摇曳,那一刻我都想到我们将来的孩子会有很多奶水喝上面去了!

  “嗯……好棒……珩……用力……”

  听到她的呼唤,我把她两条腿抗在肩上,加大了抽送的力度。我抱着她丰满的大腿,小腹用力的撞击她的身子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小姨的发出虚弱的娇喘声,惹人怜惜的同时,又激起我的兽欲。

  “小姨……好棒……好爽啊……啊……吼啊……”

  我一边抽送,一边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抱着小姨的大腿死命的肏,可还觉得不过瘾,我想要插得更深,更加用力!

  我把她反过来,全身无力的小姨任由我摆布,我让她趴在床上,高高的抬起屁股,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之前一直是穿着秋裤就从开裆处把鸡巴伸出来肏屄),挺着鸡巴从后面插入,坚硬的龟头深深的刺入她阴道深处。

  “嗯……好难为情……珩……不要……”

  每一次插入,我的小腹都狠狠撞在小姨丰满的屁股上,撞出一道道波浪在她的丰臀上扩散。小姨的屁股很丰满,肏起来特别有感觉,我很快进入佳境,骑在她身上肆意驰骋,意气风发!

  “啊啊啊……好厉害……要不行了……唔……头好晕……不要……啊啊……”

  我两手扣住她的香肩,固定住她的身子,腰部熟练的前后抽送,把小姨的屁股撞出一种很奇妙的律动。

  “小姨,你的屁股好淫荡……啊……夹得我好爽!”

  “啊啊……别说了……好难为情……唔……好像在强 奸……”

  “我就是要强 奸你!谁叫你的身子这么淫荡,引人犯罪!肏你,肏死你!”

  “啊啊啊……不要……天呐……我要死了……”

  小姨身子一软,她布满汗水的滑腻的香肩我没抓稳,让她瘫倒在床上。我暂停了抽送,趁机缓口气,把她翻过来让她平躺着,然后抱住她的腿亲吻她一片狼藉的骚屄。

  稍微缓了一口气,我对她说:“小姨,还没完呢,我又来了!”

  “不……天呐,让我歇会……唔……好硬……”

  用正常的体位重新插入,我压在她身上开始最后的进攻,小姨的双腿无力的盘住我的腰,发出虚弱的娇吟,已经无力再诉说那些淫声浪语。

  小姨的叫声越来越高亢,盆腔不断的收缩,骚屄夹得我也愈来愈紧,她的身子也像我们不断升温的激情一样变得愈来愈烫。

  快射了!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她是我小姨,我妈妈的亲妹妹,我不能射在里面!

  她是我小姨,我的小姨,我偷偷爱恋多年的小姨,让我独自一人被这畸恋折磨的小姨!去他妈的!去他妈的血缘关系!去他妈的长幼尊卑!如果不能射在爱的人体内,那肏个毛的屄!

  我扯着嗓子发出一声咆哮般的嘶吼,我彻底发疯了,拼命的去干,去肏,去占有,去撕碎!

  我徒然沉默了,屏息着,进入了一种奇妙的专注。我看到了她颦着的眉头,她好似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表情,她看向我的眼神,好像很安静,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脑袋嗡的一声,我吐出了一直屏息的那口气,我们两人的身子在同瞬间一起绷紧,我射了,她容纳住了……

  我从她身上翻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小姨两眼无神目无焦距的望向远方,连呼吸都变得很微弱。她全身香汗淋漓,我有些担心,她今天就光出汗了都没喝多少水。我翻身下床,帮她盖好杯子,然后到厨房给她熬了碗姜汤。

  “来,小姨,这是姜汤,慢点喝。”

  我让她倚在我怀里,小心的喂她,她喝了半碗就停下了,我随手把碗放到一边,感受到她肌肤上不断流下的汗,我疼惜又羞愧的说:“姨,对不起。”

  她看了我一眼,娇羞的说:“刚才你好疯狂……”

  看到她的样子我乐了,她没生我的气,我觍着脸说:“姨,你不怪我吗?是不是感觉也挺爽?”

  “少贫嘴啊,关于我们这事我还没想好呢,我现在头很晕,心很乱……”

  “噢……”这时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会犯错,老老实实闭上嘴巴。

  “很晚了,你不回去吗?”

  “不回去了,今晚我就在这过夜吧!……呃,我的意思是说,我得留下来照顾你,这也是你姐给我安排的任务,我必须得完成!”

  “那你妈有叫你肏我么?”

  “……”

  “算了,那就留下呗,照顾我什么的就不用了,明天你不用上班么?”

  “姨,你睡迷糊了吧,明天是周末。”

  “噢……”

  “姨,你干嘛掀被窝呀,出了这么多汗,小心着凉了。”

  “你射了这么多,都流出来了,被窝弄脏了都。”

  “脏就脏呗,明天我帮你把被套洗了。快躺好。”

  “不要,再让我靠会,这样舒服……”

  “噢……”

  “手规矩点,别乱摸!”

  “就摸一下嘛,就一下下……姨,你的奶真的好软……”

  后来,我又煮了两碗面,小姨的气色好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运动后的效果,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做爱疗法?伺候她吃完面条,小姨歇息了一会,竟然有力气下床了。我们先后洗了澡,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寻思着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付一晚,正在翻箱倒柜找被窝的时候,小姨在床上拍了拍床面,于是我屁颠屁颠的挤了上去。

  因为之前穿着秋衣秋裤做爱,都汗湿了,洗完澡后不想再穿,就这么赤条条的钻进了小姨的被窝。

  深夜,我迷迷糊糊已经睡着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鸡鸡,把我的鸡鸡摸得硬梆梆的。黑暗中,我睁开眼,含糊不清的说:“姨,你干嘛?”

  “我在想,当年那个留着鼻涕说长大了要娶我的小屁孩,如今真长大了呢。”

  她摸着我的鸡鸡这么说,显然意有所指,我见这正夸我呢,逮住个机会就嘚瑟起来:“那是,我屌大,你奶大,天作之合,我们在一起吧!”

  “可惜,我是你姨呀。”

  “管他呢!来,先叫声老公听听。”

  短暂的沉默后,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老公~。”

  “哎!老婆,真乖!歇息吧,老公我有些困了,明天还得起来给你洗衣做饭搞卫生呢。”

  “那……老公,你睡吧。”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