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老师小说

隔壁的音乐老师

我在师大毕业就直接工作了,工作之后第一个发生关系的女人叫月秋,那是极其淫荡而又性感的女人。
那个时候我十分迷恋身高在一米七〇以上的女人,月秋不仅有着一米七〇的个子,更重要的是她有着一个肥大而挺翘的肉臀。这对于当时单身的我产生了致命般的诱惑。

那应该是1997年的时候,学校的办公室位置调动,我因为学历比较高,成绩也好。所以自己单独一个屋子,而她就在我的隔壁,她是音乐老师,中学里的音乐老师几乎就是个摆设,身材很高,大约有173cm,身材很是丰腴,不过她的容貌就不是很好看的,鼓脸,嘴唇厚,露一点牙齿,好像性欲勃发的样子,她吸引我的不是这些,主要是她高大的个子和白皙的皮肤以及她身上少妇的气息。她的两条腿子又长又白,在夏天的时候,特别诱人,一支大屁股,满肥满肥的。

我自然是十分渴望得到她,月秋被我干的时候,我25,她34。不难看出来,正是这个年龄的女人,才容易上手。但是总的说,是月秋给我的干女人的生活开了一条先路,我应该感谢她。

那是个初秋的日子,那天我在学校值班,下午17:00左右,全楼的老师们下班都已经走光了,我这时也出去吃了点饭,等我回来的时候,是17:50分光景,我在楼的外面突然发现我的隔壁也就是月秋的屋子灯是开着的,我想也许白天她忘记关了。在我向楼上走的时候,心里一瞬间突然产生一种想法:要是她真在多好啊!我向往常一样,朝自己的屋子走去,就在路过她的屋子时,听到里面传来声音,我贴近门听,她确实在屋子里面,而且好像是她在和什么人在电话里面吵架。我轻手轻脚的走开,开自己的门,然后把钥匙的声音弄的很大,并大力的关了一下门,这时她应该是听见我这里的声音了,吵架的声音小了许多。由于隔音并非那样好,大约在15分钟时候,我听见她摔电话的声音。接着是沉默,寂静,有大约10分钟,听见她挪凳子的声音,接着她从屋子向外走去,高跟鞋噔噔的响,我马上心想:我要让她开门时看见我!于是我掂起脚尖急速的向出走,赶在她开门之前,站在了门口,装做要出去的样子。这样,她一开门,正巧遇到我“恰巧”也“同时”出门。

她看见了我,迟缓了一下,站住了向我笑,说你没回家啊?我说今天我值班。接着说秋姐,你有什么杂志给我找一些看看?她一边说行啊,反正你一个人也没意思,接着她返身进屋,我马上跟了进去。她来回翻了几个地方,是“人生”“家家乐”“妇女”什么的,我说这些都类似黄色书刊一样,我看了不更寂寞了?她瞟了我一眼格格的笑着,说那你看什么呀?《共产党员》?我说秋姐你怎么还不回家,不给姐夫做饭?她脸上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类似难过又好像不屑一顾的神情,继而开玩笑一样的说你们男人怎么不伺候伺候咱们呢?他爱吃不吃!于是我想起刚才她在电话里面的争吵和她现在的神态,故意的说怎么了秋姐,姐夫跟你吵架啦?她低下头,没说话,伸手帮我找书,其实她什么书也没有。一会,很轻声的好像自言自语的解嘲似的说咱们女人结婚前是宝贝,结婚后是糟糠,你们男人学坏太容易了。我一听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后来了解是她老公在外面找小姐的事情,被她的好友发现了,二人几天来一直是冷战状态)。

我们这时都没有了走的意思,顺着男女婚姻话题谈开了,后来,扯到了性的话题,不过在谈性话题以后,月秋一直像个温顺的少女一样,低头轻轻的说。她跟我说了她老公如何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又说做的时候不习惯。谈到老公找情妇的事情她愤愤的说:你们男的要想干找小姐好不好,想一次找一次,事后也不纠缠,为什么还要在外面包个女的?这些年跟他过受了多少苦?说着说着竟自哭了起来,我见状连忙到沙发上坐在她身边,故意把手扶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几句,月秋的身子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少妇的气息,她感觉到了我的手放在她的身上,没有动,继续抽泣,我心下一喜。果然,不一会,她顺势很自然的把头伏在我的肩膀上,还是在一味的哭,不说话,我心里一阵的狂跳,喉头有些发紧,其实到了这样,傻子也会明白。月秋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我伸手把她搂住,这时她已经不再哭了,我俩就这样依偎着坐了好长时间,我心里在想我们都是一个单位的,这样也许不好,想必她也是在同样考虑。 就这样,大约20分钟,外面夜色渐笼,屋子里面温婉气息越来越浓重了。我伸手去搬动她的肩膀,她并不是很顺从的转过来,不过并没有大力去挣扎,她低下头,我凑过去,去吻她的嘴,月秋自然的把嘴唇迎凑过来,我们先是啄了几下,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接吻,我伸手探进她外衣,抓了两个乳球,她伸手拉了我一下,力道很小,见没有拉动我,便任由我摸了下去。

她的奶子很大,但是仍然是紧致结实的,戴着软质的乳罩,摸起来手感非常的好,虽然比不得少女的东西,但是少妇的奶子确实是别有风味,我在她细嫩的乳房上面肆意的捏弄着,揉搓着。这样我们大约温存了又10分钟,她推开我,低头,说不要这样吧,不好,免得以后尴尬。很久以后我真实的体味着她非同一般的淫浪的时候回想起她这句话,完全是假的,是她在试探我而已,其实她比我更想继续下去,只是女人的矜持和少妇的成熟,让她不得不说的一句托辞。我停止了探索,依然搂着她,沉默了一会,说其实秋姐我平时注意过你,我挺喜欢你的,你这个人挺好。她笑了,说是吗?我怎么没发现你注意我啊?再说我比你大这么多,我是你姐姐啊。我笑着说那怕什么?现在流行姐弟恋啊,再说你比那些没结婚的女同志性感多了,你身上又一种她们没有的韵味。她听了很是开心,说你这人说话挺好听,就是太色了,接着她笑。我又把手伸过去,她呢喃了一句我要走了,但是身子却贴得我更近了。我伸手往下滑,碰到了她的大腿,她不说话,眼睛渐渐的闭上了,我心里知道有戏。她办公室里面有一张床,我说咱俩去床上,她说就在这坐一会吧,上床干什么?我站起来拉她,她一边说在那坐着吧,脚步却跟着我走到了床边。
我笨手笨脚的把她放倒在床上,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嘟囔了一句你干什么啊?我没有理她,把她的鞋脱了下来,自己也脱鞋,上床并爬上了她的身体。她仰面着,向我一笑,不用说这一笑的意义,想必她已然接受我了。

我的呼吸渐渐的重了起来,我撩起她薄薄的衣服,把胸罩向上推上去,她那一对美丽的大乳露了出来。我看了看,乳房很白,由于仰卧的重力原因,乳房已经不那么坚挺了。我开始含住乳头,用舌头来回的抵舔。她的乳头很快的就坚挺了起来,身体也动了起来,她伸出胳膊,搂住了我的脖子。这样月秋的乳房被我把玩了几分钟,我的手自然顺势滑向了她的下面,她的小肚子有一点鼓,有一点松弛,但是很白,可能结婚的女人大都这样,我的手直接扣到了她肥腾腾的私处,月秋低闷地啊嗯了一声说脱了吧,我说好啊。月秋脱衣服的时候很自然,还随意的和我说话。她熟练的把手环到后背,解开乳罩的扣子,说你有对象吗?我说还没有,这时她已经开始把裤子拉链拉开了,问我你干过吗?我也只有一条内裤了,里面鼓鼓的,我告诉她干过,不过是二年前的事了,她看了我一眼,顺便也把目光向我下面瞄去,咯咯的轻笑两声,随着笑声,她的两只莲腿已经左右抬动,一条粉色的内裤随着笑声的消逝而从一只白嫩柔润的脚尖上面滑落下来,我隐约看见她两条肥嫩的大腿根部一道暗红的缝隙。月秋的裸体白净净的、丰盈肥嫩,可能最好的少妇也不过如此吧?我想。

我脱内裤的动作远没有她那样娴熟和自然,我笨拙的其实是有一些害羞的把内裤退了下来,坚挺的鸡巴被内裤束带挂了一下兀自弹动了几下。她仰卧了下来,用手拢了几下头发,两腿自然的分散放落,我简直看呆了,喉头不住的涌动,一个173的,白白嫩嫩的,丰美圆润的少妇,就这样摆在了我的眼前。她笑我:傻了?上来啊。我一跃而上,环抱着丰满的身躯,我感觉她的身体好像比我还大。

我从上到下,贪婪的吸舔着她身体的每一个妙处,大腿、脚趾、玉手、乳头、脖子、脸颊和屁股,到处留下我的舌印,在她的脚趾和屄的上面,我吱溜吱溜的变着花样的舔,甚至用舌尖玩了她的屁眼,月秋屁眼长有不少屁眼毛。她的反应甚是强烈,口中不曾歇止的在“嗯嗯呜呜”淫叫着,表情也显得特别诱人,当我玩她的下身时,她甚至用手把玩自己的乳房。月秋的屄外形比较肥大、狭长,颜色也比较深,按她自己说是被男的干的。

接下来我开始进一步的玩她,可以说玩女人的身体是我与女人做爱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步骤,这是我在大学时期看日本av时理解到的,我认为做爱不仅仅只是意味着把鸡巴插进女人的屄里面然后射精,这种简单的动作只能称为“性交”,而“做爱”这个词汇里面正是因为有着鲜活的灵魂存在而变得那样曼妙,应该说细腻的、技巧的、销魂的和值得回味的东西,都只有“做爱”才能体会出来。

我像日本人玩av女星那样,把月秋的腿子掀了起来并夹在胳膊下面,一面含着她的脚趾,一面用手指伸进她屄里面,起先是一个手指,接着是两个,如同肏屄那样,来回的抽动着,月秋也注定了随意我玩弄的思想,一点也不反抗,也许她也很久没有被男人如此调弄了,起先她小声的哼哼着,在我变换了花样和加大了力度以后,她的淫叫声随之而增强。她的屄已经流了很多的汁液,随着我将她翻过来调过去在她身上各个部位的玩弄,那些淫水已经在大腿上横流开来她闭着眼,眉头皱着,本来就翻翻的嘴唇发出时重时缓的低吟,显出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这样子大约玩了20多分钟,我的鸡巴头也流出了不少的清液,于是我拍拍她的大腿,月秋知趣的玉腿双分,我凑上前去,用红亮的鸡巴头在月秋屄上面上下的滑动了几下,接着对准屄眼,月秋伸出长长的手臂,半抱我的屁股向前拉着,就听见她“哎呀妈呀”一声,我的鸡巴已经顺势肏进了她的屄里。

她屄很大,其实我在看到她屄的时候就认为她下面一定是宽大的,而且因为她的个子也是很高的,但凡个子高的女的屄都是大的。也许是前戏太多的缘故,宽大的阴道使我插的并不是很舒爽,大约干了五分钟左右,我一边叫着秋姐秋姐,紧紧的扳着她的肩头,鸡巴在她里面汹涌而射。

事后我问她有没有高潮,她笑着说还没干的时候就到了一次,插的时候又来了一次。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插入的时候感觉那么的宽大。我们在床上赤裸的依偎了一阵,她说以后你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咱俩处个朋友,但是你别让别人知道这事了。我心中一喜:这下不愁没有女人玩了。她接着问我秋姐好吗?我告诉她好,是我们学校女人中的极品,她嗔笑着说你这个小白脸,小色狼。那晚她走后,我怦然心跳,终于把同事给干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


[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8-02-05 22:42重新编辑 ]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