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武侠小说

穿越之折磨蛋蛋

刘逸在黑暗中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中,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穿越回了古代,看这服装应该是在汉朝。正当他猜测的时候忽然脑海里有一种特别的感受,仿佛自己和这个朝代有一种特殊的联系似的。正当刘逸感到诧异的时候,忽然他感到自己元神附体在了某个人的身上……一股强劲的吸引力将自己的元神卷进了黑暗之中,在最后一刻,刘逸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的名字应该是叫做吕布……

  刘逸悠悠转醒,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来到了三国时期,准确的说应该是在东汉末年,而且附体在了第一猛将吕布的身上。很快他又发现自己并不能影响到吕布的意识,也不能干扰到他的行动,只能将他以前的记忆翻出来查看,很快他就明白了自己和吕布在某些地方的相似之处。

  却说吕布最自豪的地方不是他拥有万夫不当之勇的武功,也不是他堂堂的一表人才,而是他那根据说相当坚硬的下体阳具。东汉末年,其实bb这个游戏已经在贵族和宫廷之中普及开来,很多公子哥都喜欢找女人踢裆作为娱乐,而女人也发现武功盖世的猛男也并不是无法对付,于是他们就开始着重培养一些有潜力的年轻女性,让她们学会攻击男人的裆部,当时国家上下发生了很多达官显贵莫名其妙失踪的事件,他们很可能就是被女人踢爆了蛋蛋。

  而吕布作为一员猛将是很多人的心腹大患,类似的暗杀和踢蛋蛋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次,但每次都安然无恙,就连他的老婆貂蝉都直言自己没办法踢爆吕布的蛋蛋。貂蝉那是谁啊,那可是号称三国第一脚姬啊,不知道多少男人的蛋蛋都爆在了她的脚上,就连董卓都差点被爆蛋。在当时号称是董卓帐下第一猛将,关西大汉华雄其实不是死在关羽刀下,真正的华雄作为一员猛将怎么可能被关羽一下子就斩了呢?

  当时貂蝉奉义父王允之命潜入太师府接近董卓,但华雄作为董卓的护卫平时不离左右,想要成事就必须把他干掉,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打得过一个大汉呢?

  王允出了个主意,他让貂蝉伺机用bb的方法爆掉华雄的蛋蛋。有一天华雄喝醉了酒,回来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午时,醒来后他惊恐的发展自己竟然被绑住了手脚,全身衣服都被扒光了,正当他准备呼叫的时候貂蝉出现了,她一脚就踢了华雄的蛋蛋。

  虽然她此时才18岁,以前也没玩过bb,但目标那么明显再加上她脚姬的天赋,让她上手很快,虽然貂蝉力气不大而且是光着脚踢,但踢的位置可是男人的蛋蛋,于是,华雄的呼叫变成了惨叫。貂蝉毕竟是小女孩,遇到新奇的事物都会好奇,她一个劲的朝华雄的蛋蛋上猛踢,踢了20多脚后华雄的蛋蛋已经是红肿不堪了,可貂蝉却没有停止,用脚踩住了一颗蛋蛋,用力一踩,啪兹一声蛋蛋爆开了花,她接着又如法炮制的踩爆了另一颗蛋蛋,直到将囊袋中的蛋蛋碎肉都踩的稀烂才停下来,再看此时的华雄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了,一代猛将,就惨死在了小女孩的脚底下,成为了貂蝉的垫脚石。

  后来貂蝉嫁给了吕布,也经常和吕布玩bb,虽然她每次都是很轻的踢,让吕布爽的要死,但有一次吕布惹貂蝉生气了,又恰好刚刚起床,二人都是全裸着,就开始吵架,期间貂蝉一脚踢中吕布的蛋蛋,痛的他倒在地上,那时候的貂蝉很火,也没有注意就一脚狠狠的照着蛋蛋踩了下去,踩完她就后悔了。

  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就能光脚踩爆华雄的蛋蛋,现在二十几了,力气也比十八岁的时候涨了很多,愤怒这一脚又几乎用了全力,两个华雄的蛋蛋都被踩破了,可实际上是吕布什么事都没有反而让他在床上功夫上更加的厉害,这个疑问一直都放在貂蝉的心里,而吕布则非常高兴,自己唯一的弱点都没了还有谁能杀死自己呢?于是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是手段还是野心都变得更加的残酷起来。



  话说吕布的欲望和野心最终害死了自己,兵败下邳,自己也死在白门楼上,而且家人都投降了曹操,最终弄了个重判亲离的下场,就连他自己也死在了自家人手上,而不是像史书记载的那样死于曹操之手。此时的吕布就像强弩之末,守着一座孤城,外面被曹操大军围困,家人好几次都劝他投降曹操,以他的能力未来荣华富贵不在话下,可吕布的掘脾气上来了十头牛都拉不回,还斩了两个将士表明自己的决心,但是渺茫的希望让他开始自暴自弃,连带着家人都开始讨厌他,貂蝉甚至都不和他上床了。

  这天,吕布喝的大醉,回到家倒头就睡。到了半夜三更,一名少女钻进了他房间,少女看上去年龄不大,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胚子,如果有其他人在这的话那么一定能认出这女孩就是吕布之女,吕铃绮。

  这些天,貂蝉的心里也憋着一股火,吕布足足有两个月没有临幸她了,她心里徇私要给夫君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女人不好惹,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她又不好光明正大的去找他玩bb,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到她的女儿吕铃绮身上。吕铃绮对父亲也极其不满,就答应了下来。

  这天,她终于找到了机会潜入了吕布的房间,她脱下鞋跳上床,一把掀开了被子,吕布光溜溜的裸体就呈现在眼前了。她以前也经常和别人家的小孩玩bb,知道男性下体的构造,但她没想到自己爹爹的下体那么大,比她见过的小男孩小鸡鸡大了两倍不止,难怪能让自己那么漂亮的小妈迷恋不已,吕铃绮好奇的盯着吕布巨大的男根:「其实,有件事我很早就想对你做了。」只见她将一只葱段般白皙的玉手握住了男根,并不停的上下揉搓起来。睡梦中的吕布开始呻吟起来,玉手挑逗下的男根很快勃了起来。

  「啊!好大!」吕铃绮比了下尺寸惊呼道。看着这根几乎有她手臂粗的男根,有些兴奋的道:「爹爹,我也开始喜欢你了呢。」要是吕布醒过来看见自己女儿这么玩一定会老脸一红,然后厚颜无耻的让女儿帮他弄。吕铃绮很快发现了巨大的男根后面孤零零的两颗蛋蛋。

  眼前一亮,就握住了蛋蛋,感受了一下,觉得爹爹的蛋蛋比那些小男孩的蛋蛋都要饱满,且富有弹性,她感到自己一只手还抓不过来,只能一手一个的捏住两颗蛋蛋,随着自己手指在蛋蛋上不停转动,蛋蛋上的皮肤也在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吕铃绮渐渐的越来越兴奋,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当吕布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女儿在捏着自己蛋蛋。剧烈的疼痛一遍遍的席卷着脑袋。

  吕铃绮平时就活泼好动,而且跟着吕布从小习武。虽然还没成年,但力气比一般的女人还大,在她的玉手挤捏之下吕布痛的叫了出来。

  「哈,爹爹你醒了?接下来有点疼你要忍住哦。」说完站了起来。「不…不要啊。」吕布惊呼道。他看着架势这疯狂的丫头想踢自己的蛋蛋。可吕铃绮丝毫不管吕布的反应,多年来积压在心中的愤怒猛然爆发出来。喝的娇喝一声一脚踢中了吕布的蛋蛋。

  「嗷嗷嗷嗷!」吕布痛的大声惨叫着。虽然他的蛋蛋不会破但不代表不痛。

  尤其是这小丫头这一脚也太狠了,换作一般人蛋蛋就碎掉了。但他平时不怕任何人,唯独怕貂蝉和女儿,也不好斥责于她,罢了,就当是一次特别的体验吧,吕布对自己说。刘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小丫头对着蛋蛋连续踢了四脚,每一脚都让吕布感到钻心的疼,但诡异的是男根在虐待之中竟然又涨大了几分。「啊!你…你竟然对着自己的女儿勃起…大色狼。」

  吕铃绮气呼呼的骂到,同时性感白嫩的大腿愈发有力的踢击着蛋蛋部位,痛的吕布死去活来,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强壮的身体扭曲着软在床上。等到小丫头发泄完毕,下体的惨状让吕布几乎不敢相信。刚刚勃起的男根软塌塌的垂下,床上出现了一大摊水渍,还有一些残留在男根上,两颗蛋蛋红肿不堪,表面上的血管都暴了起来,如此惨状让吕布担心以后是不是还能使用。吕铃绮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哼,看你以后还敢对我那样。狠狠的瞪了吕布一眼,忽然慢慢的走到吕布两腿中间抬起大腿,小脚踩住了蛋蛋,她听貂蝉说过爹爹的蛋蛋十分坚硬,就连她自己都无法踩爆。

  于是就十分用力的猛踩,很快两个蛋蛋就被踩扁在阴囊中间。可小丫头却十分大胆的站在吕布身上,小脚对着蛋蛋就是一顿狠踩猛跺,一次次的将蛋蛋踩扁。

  这时候,让吕布不敢相信的事情出现了,自己最引以为豪的蛋蛋竟然被女儿一顿踩之后再也无法恢复本来的面目了,随着扑哧扑哧两声清脆的声音,两颗蛋蛋都爆在了吕铃绮的脚上。吕布大吼一声就彻底昏死了过去。一代绝世猛将就这样将自己断送在了小女孩的脚底下……



  附体在吕布身上的刘逸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他现在已经知道吕布的蛋蛋和自己的一样,坚硬无比一般女人踩不爆,但为什么又被一个小女孩这么轻易的就踩爆了呢?带着这个疑问,刘逸的元神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刘逸发展自己现在正躺在地上,只穿着一条单薄的内裤,旁边几个年轻女孩正在不停地讨论着什么,刘逸看了一眼都是熟人,正是少女bb团的几名成员,梦欣,若琳,若盈,晓雨,双双几女,还有一名没见过的高挑女孩,就是那没见过的丝曼。刘逸发展几女都在聊着自己蛋蛋的事情。这时候梦欣忽然说了声我知道了,就去拿了份资料出来。「刘逸的这种现象在华夏漫长的bb史上有过记载,人们把这种爆不了的蛋蛋称为阴蛋。众所周知男性胯下的东西叫做阳具。

  因为在古代男人是阳刚之气的象征,相对的,女性就被看作是阴气的集合体。

  只有阴阳调和才会圆满,同时,阴阳也是互相克制的。阳克阴体现在女性天生打不过男性,阴克阳则体现在男性对于攻击男性下体有很强的天赋。可是有这么一种男性,他们的蛋蛋在阳刚之气之下竟然还包裹着一丝阴气,女性在攻击他们的蛋蛋的时候无法彻底摧毁。像三国时期的吕布的蛋蛋就是阴蛋看看,难怪连貂蝉这种女子都无法对付他。现在,这个刘逸很可能也是这种体质。「「那有没有办法对付他们呢?」晓雨问道。

  「书上记载的是有,阴蛋诞生的时候一定会出现一个女人与之相克,她们被称作碎阴脚体质,意思是专门碎这些阴蛋。而吕铃绮显然就是碎阴脚体质,所以吕布的蛋蛋才会爆在她脚下。可是这样的女人极少,几百年也不会出现一个。」「那怎么办?」

  「别急,按照书上所说的只要有阴蛋出现碎阴脚肯定也会跟着出现,你看吕布有他女儿吕铃绮,小李飞刀李寻欢武功盖世,他的阳具也堪称比石头还硬,让多少想要踢爆他蛋蛋的女子无功而返,可最终他的这一对坚硬的蛋蛋还是爆在了他老婆的脚下,抗金名将岳飞号称百胜将军,打的大金国人人自危,可他的死因竟然是被秦桧收买的贴身丫鬟在大牢中踢爆蛋蛋而亡。满清吴三桂死在高圆圆脚下,由此可见碎阴脚肯定是由于阴蛋的出现而出现的,说不定现在她就在华夏的哪个地方。我现在就去调查碎阴脚的下落,这个刘逸就先交给丝曼看管。」梦欣说完就离开了。

  刘逸被绑住了四肢,固定在了一个木头架子上,丝曼穿着一身性感的黑色露肩低胸衣服下身一条黑色超短裙,裙子短到几乎能看见里面的小内内,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之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发着亮眼的光,鞋跟足足有10公分让裸露在空气中的晶莹脚背拱起一个性感的弧度,整个娇躯从上至下呈现出一个双s型。

  整个人看上去性感妖娆,再加上几乎完美无瑕的脸庞和妩媚动人的红唇,刘逸感觉自己的小心肝开始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刘逸的下体渐渐开始复活,将内裤撑起了一个高高地帐篷。这个丝曼实在是太性感了,虽然晓雨和梦欣她们在身材容貌上丝毫不逊色于她但是从未给刘逸带来如此诱惑,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把她推倒!要不是四肢被缚,他肯定已经扑上去了。丝曼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更加诱惑的看着面前激动的面红耳赤的刘逸笑,看的刘逸鼻血都快要出来了。

  「小弟弟,你好呀,喜欢姐姐现在的样子吗?」娇滴滴的声音让刘逸听得几乎要高潮了,下面的帐篷挺着更加高了,「小弟弟,是不是很想射呢?要不要姐姐帮帮你呢?」丝曼一边轻轻用小手拨弄着刘逸裤裆,一边贴紧他身体,充满诱惑的在他耳边哈着气。刘逸感受着硕大饱满的胸脯在自己身上摩擦,以及裆部传来的电流般的触感,一股强烈的快感和刺激席卷了全身,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很快,鸡鸡就在巨大的刺激中猛烈的射出了精。「好了,让你爽过了,接下来该痛苦了。」

  丝曼依旧在刘逸耳边嗲嗲的说着,不过她的动作可没有那么温柔了—狠狠的用自己丰满的大腿撞进刘逸的裤裆里。「嗷嗷嗷!!」刘逸痛的大声惨叫起来。

  丝曼的大腿不同于一般女孩的腿,那么纤细,看起来弱不禁风,而是十分的丰满,感觉很有肉感,顶在裆部很有弹性。而且她非常有经验,不像是一般的女孩那样一下子用力顶,而是先用一小部分力气,在碰到蛋蛋的同时才猛地用力,这一下,蛋蛋直接受到大腿挤压的力道,完全没有地方可逃,只能被狠狠的挤扁。「怎么样?喜欢我的温柔攻击吗?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吧。」说完,性感的大腿如同潮水一般一下下连续的顶在胯下,纤纤一握的小蛮腰随着抬腿的律动疯狂的扭动着。

  看着眼前香艳的场景,承受着下体一阵阵袭来的剧痛,刘逸好好的体会了一把糖衣加炮弹的冰火两重天,真是痛并快乐着。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丝曼也累的趴在刘逸身上微微气喘。「小弟弟,我的腿美吗?是不是很想摸?恩?」在看到刘逸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脚看,嘴角又浮现了一丝好看的弧度。「哈哈…你是在看我的脚吗?小弟弟,要不要我介绍我的高跟鞋给你认识认识呢?」此时的刘逸痛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摇头,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丝曼。「不想啊?可我的鞋子很想认识你的小兄弟啊。你看它都在兴奋了啊。」说着轻轻的跺了跺地面,发着清脆的声音。

  丝曼冷笑着对着刘逸的胯下一脚踢过来,经过刚才的美腿攻击刘逸的鸡鸡软软的缩在跨间,丝曼的高跟鞋毫无阻挡的直接命中蛋蛋。刘逸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颗蛋蛋被丝曼的高跟鞋无情的踹飞起来。「嗷嗷嗷嗷!」刘逸觉得自己的蛋蛋这回真的要爆了。

  纤白的美足给他带来的是致命的疼痛。阴蛋体质的人虽然不会像别人那样会爆蛋,但他们承受的痛苦丝毫不比别人要小,反而因为蛋蛋的一直存在而大的多。

  无与伦比的惊人疼痛考验着刘逸脆弱的心脏。几乎让他生不如死。而丝曼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些,不停的用高跟鞋在刘逸的胯下做着折返运动。一直到丝曼踢累了才停下来,刘逸才算是结束了这种非人的折磨。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