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乱伦小说

不伦之爱

我今年29岁,让我来叙述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还在谈恋爱的时候的事情。

  宜文的妈妈(雯希)和她老公(我的丈人)相处得并不好,打从我认识宜文以来,她们都是处在分居的状态。

  雯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虽然40几岁的年龄使她的身材有些变形,但这一切都无法遮住她那中年女人的韵味。

  这是发生在约3年前的事情。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宜文晚上自己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却没跟我说。我下了班以後按照惯例到她家去找她。到了她家,我按了很久的门铃都没人应,过了大约5分钟,本来想要离开,这时她家的门才打了开来。

  帮我开门的是宜文的妈妈,当她开门时身上是包着浴巾的,而看得出来她是从浴室里跑出来帮我开门的。

  我说:「伯母你好,我来找宜文(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雯希:「她今天去参加同学会了呀,她没跟你说吗?」「喔,好吧,那我回去了,伯母再见!」「你吃饭了没有?」她问:「没吃的话进来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等会儿我洗完澡随便炒几个菜一起吃吧。」「谢谢!」於是我就进了门,而雯希进了浴室继续去洗她未洗完的澡。

  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着看着,突然有一股想要偷窥的意念。因为浴室里面一直都有水声,所以我断定她要洗完还要一段时间。於是就轻轻的跑到浴室门口,从浴室门下的通风口向里看。

  当我把头低下,并把眼睛靠近通风口的时候,我的心简直都快跳出来了。而当我看到雯希那美丽的胴体时,我才发现宜文的身材是遗传自她妈妈,但是雯希又多了一些宜文所没有的气质。我看得目瞪口呆,而我的弟弟也很自然的涨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发现她已经快洗好了,於是我又赶紧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电视。但是我那肿胀的弟弟依旧没有消下去,而且因为分泌物的关系,也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一块,让我觉得非常不自在。

  过了约莫半小时的时间,雯希炒好了三道菜,於是我们就上了饭桌开始了晚餐。雯希洗完澡以後穿的是一件白色T恤和一件长裙,因为没有戴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过T恤看到她那两粒黑黑的乳头。我边吃饭边偷看她的乳头,而我的弟弟也不知什麽时候开始已经变硬变大了。

  宜文她家有吃饭的时候喝点小酒的习惯,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因为雯希的酒量不好,所以喝了两杯白葡萄酒後,她的脸色已经红得像一个苹果一样。我想因为喝了酒的关系,雯希一直嚷嚷着好热。当她又喝下了两杯以後,就开始向我叙述她对她老公不满的地方,以及她老公背着她在外面养女人的事。

  「小成,你认识我们家宜文也好多年了吧?」

  「嗯,大概有4年了」我说。

  「唉,看你们两个感情这麽好,我真的很欣慰也很羡慕。」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喝了一口白酒後说:「我在你们这年龄的时候和你伯父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只是那忘恩负义的东西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我实在是气不过这口气,但是你也知道,以我的社会地位让人家知道我离了婚实在不好,所以我们只好分居了。唉!想想这几年来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实在不知道怎麽说才好。你是不会了解寂寞是多麽痛苦的事,尤其像我这种已经迈入中年的女人,唉!」她又叹了一口气,继续把杯中剩下的白酒喝下了肚。

  「伯母,我觉得你还很年轻啊!」因为喝了点酒,平常不擅言词的我也讲出这些平常绝不可能讲的话。

  「其实伯母依你现在的身材跟相貌,一般的年轻女孩子哪能比呀?一个人的气质是跟着她一辈子的,或许你的皮肤不像十来岁的小女生那麽嫩,但是你的一举一动、言谈举止,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学来的。要是我再大一点,我一定会追求你的。」她笑了,而且可以看出是一种打从心底快乐的笑。

  「可是,女人上了年纪以後身体的某些地方是不能和年轻人比的。」她说。当她说完了这句,似乎觉得有些失言,於是就避开了我的眼神,又喝了一口。

  这句话使我们约维持了5分钟的沉默。我先拿起酒杯打开了僵局:「伯母,敬你一杯,希望你能永远青春、美丽。」「谢谢!」她又笑了。

  不知不觉,一瓶88年的白葡萄酒被我们喝乾了。这时她边起身边说:「小成,要不要再喝一杯呀?反正宜文要回来还早,再陪我喝一杯吧!你知道,伯母难得有机会可以这麽放松。」说着她就往酒柜的方向走去。

  或许是因为不胜酒力的关系吧,她没走几步就差点倒在地上,还好我的动作快,接住了她。当我接住她的时候,她就倚靠在我的胸前,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所以我只好继续抱着她。

  她突然伸出了她的双手抱紧了我,并用她的嘴唇在我的耳边一直摩擦。我发现她的胸贴向我的胸膛,而且愈贴愈紧。我知道她想做什麽,於是我轻轻抱起了她,走进了卧房。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一动也不动,眼睛闭着,等我去搂她。

  我脱掉了我的上衣,压在她的身上,轻轻舔了她的右耳一下,我可以感觉得到当我的嘴唇碰到她的耳朵时她身体的一阵颤动。我开始慢慢的亲她的嘴,而她也伸出了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相碰,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感觉。我的嘴不停的吻她,而她也不自主的开始喘了起来,而且呼吸声愈来愈大。

  我的双手一手抱着她的脖子,一手抚摸着她那丰满的双乳。摸着摸着,我的手又向她的阴部进攻。当我隔着内裤碰到她的阴部时,发现她的内裤早就湿了一大片,我慢慢的把手放入内裤内,而她的喘息声也愈来愈大。我索性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也把她的上衣脱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而我的头部慢慢的滑向她的阴部,我舔了她的大阴唇、小阴唇,进一步把舌头深入了阴道内,她开始叫出了声音。起初是很压抑的,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声音愈来愈大。她的阴道的分泌物愈来愈多,那种酸中带咸的味道是我所嚐过的最好的味道,也是量最多的一次。

  或许是因为积压了几年的性慾终於可以获得解放的关系吧,她的屁股开始随着我舌头的蠕动而扭动。我边舔着她的阴道,边脱掉了我的裤子,当我那雄伟的阴茎正式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我从她的嘴角里看到一丝快乐,就像小朋友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时的感觉一样。

  她的手慢慢的滑像我的阴茎,轻轻的碰了它一下,我对着她微笑,说:「伯母,你还记得怎麽让男人快乐吗?」她笑着瞪了我一眼:「你要试试吗?」「嗯。」我轻轻的回了她一句。

  经验丰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她的手对我的阴茎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感到无法言喻的快感,我不知不觉中也哼出了声音。或许是我的声音使然,她的动作变得更加积极,最後她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龟头,并轻轻的上下滑动。她的舌头在嘴吧里一直打转,头部一直上下抽动,我的呻吟愈来愈大声,而她的动作愈来愈用力。

  我终於忍不住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手扶起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用力的插了进去。她大叫了一声「啊!」紧接着就是呻吟:「喔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啊!」「伯母,舒服吗?爽吗?我的动作还可以吗?」她没有回我的话,继续在呻吟。

  不一会儿,她大叫了一声,全身紧绷了约3秒钟以後,整个人都软下来了。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她的嘴角里还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

  「小成,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久都没有这样过了,你太厉害了。现在换我来为你服务吧!」说着说着,她坐了起来,用手扶着我那依然肿胀的阴茎,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内,开始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上下抽动,而她的阴道也不停的收缩着来夹住我的阴茎。她愈动愈快,一手摸着我的胸膛,一手抚摸着她的右乳,我又开始呻吟起来了,而她也在呻吟。

  我感觉得到我的阴茎变得愈来愈硬,而渐渐地,有一股酥痒感从阴茎底部传来……我射了,而我发现她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她全身酥软的躺了下来,头靠在我的胸膛,说:「小成,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再一次享受性爱的乐趣。」「伯母,如果以後你还想的话,我随时都愿意为你服务的。」「小成,以後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伯母?」「好,那我以後就直接叫你雯希了。」「谢谢。」

  自此以後,我常常和雯希做爱。

  去年3月,我和宜文结了婚,并和她妈住在一起。但我和雯希的之间的禁忌的游戏一直都没停过,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做爱,即使宜文在家,只要她没注意时我们都会找机会互相抚摸或口交。有时在厨房、有时在阳台、甚至在厕所。

  也因为这样,自从我和宜文结了婚以後,除了月经期,雯希就再也没有在里家穿过内裤,以便随时可以和我享受不伦之乐。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