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女友小说

赵若兰的过去

H市二中,高*三班,一位年轻的老师正在讲课。虽然才四月,但南方的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只见讲台上的老师扎着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短裙,腿上穿着黑色丝袜,标准的职业装打扮。她是二中的美女老师赵若兰,高一三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

  赵若兰,今年26岁,身高168,胸围34D,腰围1尺9,臀围92CM,长发,或者披肩,或者扎成马尾辫,面目清纯,喜欢瑜伽、跳舞,3年前刚到二中时可是引起了不少风波。清纯的面庞、魔鬼的身材,自然是追求者众多,无数竞争者各施手段,都想一亲芳泽。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所有追求者都铩羽而归,以至于传出了「冰山美人」的说法,说是赵若兰的心给冰山封住了,没有人能让冰山融化。虽然这样,但赵若兰还是获的了二中十大美人的称号。对此赵若兰也很无奈,谁又知道自己的苦楚呢!

  现在快到放学时间了,赵若兰正在给同学们布置作业:「同学们都记住了吗?」「记住了!老师」

  「回去记得复习功课哦,下课吧!李风、赵建、王强留下,把上午旷课的事情检讨一下。」很快教室里的学生都走了,只剩下三个人垂头丧气的坐在那。

  李风、赵建、王强是赵若兰班里比较调皮的学生,没少给她惹麻烦。

  三人里李风年龄最小,才1*岁,个子却有1米75了,长的斯斯文文的,但很有主意,三人隐隐以他为首。

  王强长的很高大,足有1米8的个头,身上肌肉发达,在班上不怎么说话。

  赵建身高也有1米77,身上肌肉倒是不那么明显。 王强、赵建都是1*岁,反而跟着个子、年龄都比自己小的人混,所以说头脑很重要。

  赵若兰走到三人面前坐下,看着这三个让自己头疼的学生,其实三人对自己挺尊敬的,每次犯错都会认真检讨,可是很快又会再犯,让人头疼不已。

  「说说吧!上午为什么旷课?」

  「老师对不起,我们昨天晚上开车去玩,哪知道车坏半路了,今天我们好不容易赶回来,还是耽误了上午的课,对不起!我们以后不会了」为首的李风赶紧说道,另外两人也是赶紧道歉,保证以后不会了。

  赵若兰也不是真要把他们怎么样,闻言说道:「大晚上的不在家复习功课,跑哪去玩?还开车去,不怕危险吗?好了,这次就算了,下次小心点。」「对了,你们还没18岁哪来的驾照?不会是无证驾驶吧?」 赵若兰狐疑的道「不…不是,有驾驶证,阿风有驾驶证的」王强赶紧分辩。

  「可李风才1*岁,根本考不了驾照啊…」赵若兰问道「阿风家是开大公司的,给他走关系弄了一本」这次是赵建答的,而李风却还有些得意的样子。

  「哦,看不出来,李风你还是个富二代啊,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这么小就敢让你开车,不怕危险么!」「老师,我技术很好的,是老师机了,下次带你去兜风怎么样?」李风说道「好啊,老师也想见识见识」

  「对了,李风家开大公司,你们两个家里做什么的?」「我家是开小店的」王强有些不好意思道

  「我家是卖衣服的」赵建说道……

  赵若兰又跟三个学生聊了一会,了解了一些学生的家庭状况,然后嘱咐他们用功学习就放他们回去了。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宿舍,赵若兰就想好好的休息下,宿舍是学校配的,条件还不错,有2室1厅,60多个平方,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书房。

  洗完澡后坐在书桌前,看着桌面上的一个相框,赵若兰的思绪飞回了过去。

  相框里是一个浓眉大明、厚嘴唇的男子,长相不算英俊,但很有男人味。

  他叫阿贵,本名叫郑贵,是赵若兰的初恋男友,认识他的时候赵若兰才18岁,刚上大一。

  阿贵是赵若兰姐姐赵素兰的男朋友阿杰的发小兼死党,阿贵经常跟阿杰和姐姐一起玩,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赵若兰,顿时惊为天人,然后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阿贵比赵若兰大4岁,但为人很好,姐姐赵素兰也乐见其成,阿杰更是使劲撮合,经常给两人创造机会。

  没多久,情豆初开的赵若兰就沦陷了,更是在阿贵的连哄带骗下很快失了身。

  阿贵的肉棒很大,足有18公分长,开苞的时候可是让赵若兰吃了不少苦头。

  随后的日子里赵若兰却深深的迷上了这根宝贝,每次做爱都能让赵若兰淫水横流,高潮迭起。

  阿贵初得如此美貌女友,更是索求无度,每天两人都要做好几次,恨不得整天连在一起。

  结果3个月不到,赵若兰不仅小屄,嘴巴,甚至连屁眼都沦陷了。

  每次阿贵都是先让赵若兰用嘴巴舔,吸,甚至用深喉把鸡巴弄得油光发亮,青筋暴凸,然后再插入她的小屄,最后再在直肠深处射出来。

  赵若兰在阿贵的开发下越来越沉迷于肉欲,同时也越来越喜欢阿贵,希望永远都能在一起。

  赵若兰的家在S市,她的父亲是个中学教师,母亲是医生,姐姐赵素兰是个实习护士,一家人就住在学校分的房子里。母亲年轻时可是有名的大美人,追求者众多,最后却选择了平凡的父亲,每每提及此事父亲都显得非常得意。

  姐妹俩都遗传了母亲的基因,个个都长的貌美如花,只是父亲一直想要个儿子的,从名字上就能生看出来了,赵素兰(赵是男)、赵若兰(赵若男),可惜没有如愿,当年计划生育抓的严,也没敢再生了。

  虽然如此,父母还是对姐妹俩倍加疼爱,要儿子的心慢慢就没了,觉得闺女也不错。

  星期天赵若兰跟阿贵出去疯了一天,下午接到姐姐电话说是周末家庭聚餐,让把阿贵带上,姐夫阿杰也会过来。

  阿贵只好带着赵若兰往回赶,本来还想把赵若兰带回家狠狠的操干的,现在只得先忍忍了!

  「姐姐,要不要我帮忙。」赵若兰站在厨房门口,笑嘻嘻地对赵素兰说道。

  「假死,今天又去哪疯了?」赵素兰回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继续洗菜。

  「呃,今天我们去了很多地方玩啦,本来晚上还要继续玩的……」说着,赵若兰发现母亲就在身后,赶紧打住,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周末玩玩没什么,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母亲还是很通情达理的,「赶快去洗澡,那么脏。」母亲在赵若兰的头上敲了一下。

  「知道了……」赵若兰灰溜溜的离开,走下二楼。

  赵若兰家住三楼,没有独立的卫生间,父亲前不久从学校又要了一间两室的房间,把厨房改成浴室,这样冬天洗澡就不成问题了。

  赵若兰来到浴室,脱光衣服准备洗澡,就在这时一双大手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赵若兰大吃一惊,就要大声喊叫,「别喊,是我……」身后传来阿贵的声音,「死阿贵,你吓死我了!」,赵若兰转头一看,只见阿贵光着身子抱着自己,胯下一根18公分的巨炮高高耸立。

  「宝贝,憋了一天了,实在憋不住了」,说完阿贵就对着赵若兰的樱唇吻了上去,双手不住的在赵若兰光滑的裸背和挺翘的美臀上游走。

  很快,一只手攀上了高耸的酥胸,一只手探入了湿滑的幽谷,两根手指很自然的插了进了。

  「唔……」赵若兰也早已动情,上面忘情的跟情人交换着唾液,下面一只手握住肉棒不停的撸动,另一只手则是在阴囊上抚弄着。

  良久,唇分,赵若兰用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阿贵。阿贵把双手放在赵若兰的肩膀上一按,赵若兰顺从的蹲了下去,张嘴把鸡蛋大的龟头吞入口中,头部前后摇动,吞吐了起来……「好舒服,舔舔睾丸,对,下面,再往下,屁眼也舔舔。」阿贵发出了满足的呼声,「嗯……嗯……」赵若兰一边舔着一边发出哼声。

  「哦……深一点……再深一点……对,全部吞下去……」只见阿贵的大鸡巴深深插入了赵若兰的喉咙,根部的阴毛在赵若兰的小脸上抖动着,赵若兰的喉咙不停的吞咽着,喉部的嫩肉挤压着肉棒,传来的快感让阿贵爽得差点飞起来!

  赵若兰正在给男友忘情的做着口交,这时姐姐的男友阿杰却走进了浴室。

  从悬垂的门帘缝隙透过去,浴室里蒸汽缭绕,阿贵站立在淋水器下,一根巨型肉棒怒首翘望,他的肉棒下,蹲着一位妙龄少女,正是小姨子赵若兰。

  赵若兰背对着他,一头长发披在光洁的背上,看不到正面。

  只见一颗螓首上下摆动着,赵若兰的身材的确不错,标准的倒吉他型,丰腴的屁股开开的张着,浅褐色的屁眼随着身体的摆动收缩着,屁眼下面是饱满的阴阜。

  赵若兰的嫩屄是女人中极品的“馒头屄”,阴阜隆起得异常饱满,疏疏细细的芳草都整齐向着小腹方向呈扇形柔贴在阜顶嫩肉上,光洁无毛的大阴唇也鼓得肥嘟嘟的,莹白中透着诱人的粉红,唇间微微张开着,正向外吐露着蜜汁……阿杰拉开门帘,阿贵一眼就看到他,差一点叫出声来,阿杰连忙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阿贵非常惊讶的看着他,阿杰朝赵若兰一指,做了个打洞的姿势。

  其实阿杰对赵若兰觊觎已久,早就想尝尝这个小姨子的滋味了,只是碍于女友与死党的面子不好意思下手。

  今天突然撞见他们的好事,骤然见到赵若兰诱人无比的胴体,却是再也按耐不住了,马上就要分一杯羹!

  阿贵却摇摇头,表示不同意,阿杰马上露出了哀求的神色,连连向好友打手势,最终阿贵经不起死党的哀求点了下头。

  阿杰对他露出感激的神色,然后在他面前开始脱衣服,裤子,短裤,直至脱的精光,阿杰向阿贵比划着,意思是叫他开始操赵若兰。

  阿贵这时已经被赵若兰舔的受不了了,他拉起赵若兰,抬起她的一条腿,双膝微蹲,翘立的肉棒抵住阴部,龟头摩擦着她的阴唇,赵若兰双臂绕住阿贵的脖子,屁股左右摇摆,显然也是春情犯滥。阿贵往上一顶,龟头顶开阴唇,沉入阴道口,阿贵的肉棒太大了,赵若兰似乎吃不消,脚尖一直往上抬,只见阿贵退出几分,又挺进几分,来回了几次,终于肉棒全部插入了赵若兰的身体,赵若兰的阴部下挂着毛茸茸的阴囊,屁股被扯的大开,浅褐色的屁眼赫然可见。

  阿贵开始艰难的抽动,这样的姿势的确有点高难度,阿杰示意阿贵抱起赵若兰,阿贵抽动的幅度小,也只好抬起赵若兰的双腿,把她抱在胸前,利用惯性,屁股一前一后的撞击着赵若兰的阴部,「嗯嗯……嗯哼……不要……太深了……轻一点……呜……」赵若兰呻吟着。

  阿杰挺着肉棒走了进来,站到赵若兰的背后,蹲了下去,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她的肛门。舌尖的游走,肛门的痒痒,赵若兰开始发觉不对劲,一回头,发现是阿杰,脸煞的变得通红,同时开始全身挣扎。阿贵此刻更加猛烈的抽插,一阵阵的快感冲淡了赵若兰的羞涩,加上肛门的异痒,让她变得大胆起来。

  「你,好,我一定…告诉姐姐,饶不了你。」赵若兰气喘着,呻吟着。

  阿杰也不答她,继续努力舔她的肛门,肛门被阿杰舔的红润微张,前后两个洞的快感让赵若兰很快达到第一次高潮。

  阿杰站起来,手抹了一些香皂,涂在赵若兰的肛门上,也往龟头抹了一些,手握住肉棒,让龟头顶住肛门,慢慢的用力顶入狭窄的肛门。

  「不行,不,痛……」赵若兰慌了,剧烈的扭动身子,但被阿杰和阿贵紧紧的夹住,动弹不得,这时肉棒紧塞在直肠内,还有一半留在外面,阿杰全身已经冒出了汗,真他妈的太紧了,搞得他进退不得,阿杰朝阿贵使了眼色,让他继续抽动,肛门的痛楚和阴道的爽快交织在一起,让赵若兰感到欲仙欲死。

  两根肉棒同时插在赵若兰的体内,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隔壁肉棒抽插的热量传递到阿杰这边,阿杰感觉小婷的肛门逐渐放松,没有刚才那么紧。

  阿杰的双手摸到赵若兰的胸前,找着柔软的乳房,开始揉搓起来,青春而有弹性,毕竟只有19岁,乳房比赵素兰大一号,阿杰像揉面团一样使劲蹂躏小婷的嫩乳,肉棒也开始慢慢的抽动,起初小幅度,随着肛门的润滑逐渐增大幅度和频率,阿杰和阿贵极有默契的一进一出,把赵若兰操的「啊,啊……」直叫,浴室里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他们三个都满身大汗。

  正当他们沉浸在性爱的欲海里,即将享受极乐的快乐时,门外突然传来赵素兰的声音。

  「阿杰,洗完了没有,快点,我也要洗。」原来阿杰刚到就被赵素兰赶来洗澡了。

  他们三个吃了一惊,阿杰的脑子更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阿贵这时确有遇惊不变之色,他低声对阿杰说,「让她进来,我们四个……」阿杰懂他的意思,自己干了他的马子,他当然也想享受自己的女友了。阿杰正值高潮的边缘,被赵素兰一盆凉水给浇了下去,憋的欲火中烧,必须要发泄掉。

  「快完了,我给你开门。」阿杰从肛门抽出肉棒,走出浴室,掩着赤裸的身体打开房门。

  赵素兰走进来,看到阿杰的裸体,还有一根勃起的肉棒,脸一下就变得通红,阿杰赶紧锁上门。

  「原来你一边洗,一边手淫啊,真不害臊。」

  「亲爱的,我们一起洗吧,我都这样了,可怜可怜我吧。」「活该!」话虽这么说,赵素兰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只见她三下五除二,把衣服剥的精光,赵素兰害羞的看了阿杰一眼,马上冲进浴室,阿杰随即跟进。

  「啊!」赵素兰惊的掩住了嘴巴。

  只见赵若兰双手扶住墙壁,90度躬腰,双腿打开,阴户里插着一根巨棒,随着阿贵有节奏的撞击着她丰腴的臀部,一对大奶来回前后的一摇一晃。赵若兰羞涩的扭头看着姐姐,阿贵也死盯着赵素兰的裸体。

  「姐,他们…,不,阿贵插得我好爽…,」赵若兰气喘着说。

  赵素兰惊讶的讲不出话来,楞在那里。阿杰不失时机的在她背后,一手抚摸她的秀乳,一手进攻她的阴户。看着眼前的春景,加上身上两处最重要的要塞传来的快感,赵素兰也被浴室里淫糜的气息感染,嘴里开始「嗯嗯」起来。

  阿杰转过赵素兰的身子,按住她的肩膀,把她压下去,赵素兰懂他的意思,一口就含住他的肉棒,开始头一前一后的为阿杰口交。阿杰看着赵若兰被操的阴户,摇摆的乳房,肉棒在赵素兰的嘴里不断膨胀。阿贵一边操着赵若兰,一边欣赏着赵素兰的口交表演,两人会心的一笑,享受着眼前的美景。

  阿杰看差不多了,拉起赵素兰,让她也和赵若兰同样的姿势,他一手压低赵素兰的腰部,突起臀部,一手抓着肉棒,龟头找到湿润的洞口,缓缓的插入,阿杰与赵素兰同时大叫,接着他们开始进行人类最原始的动作。

  阿杰和阿贵好像比赛一样,用力抽插着眼前的这对姐妹花,性器结合的「啪啪」声,处于性交之中的「嗯嗯」的呻吟声,淋水器喷出「刷刷」的淋水声,交织在一起奏响了动人的乐章。

  阿贵向阿杰做了个交换的手势,这小子想占赵素兰的便宜,可阿杰也很想操赵若兰的小屄和屁眼,于是便无可奈何同意了。阿杰抽出肉棒,赵素兰一下空虚了,阿杰示意她做出狗爬式,赵素兰尽管不愿意做出如此难堪的姿势,但被性欲刺激的难受,不得不照做,阿杰也跪下,从赵素兰的屁股后面插入肉棒,阿贵此时抽离赵若兰,来到赵素兰的面前,抓住她的头发,逼着她含进肉棒,阿贵与阿杰俩人一头一后猛干着赵素兰,赵素兰只能发出「呜呜」的咽喉声。阿杰拉过赵若兰,一手用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另一手用食指插入她的肛门,阿杰一时用尽身上所有的武器,干着三个销魂的小洞穴。

  抽插了一会儿,阿贵连连向阿杰摆手,看来他快射了,阿杰急忙拔出肉棒,把赵素兰的洞穴让给他。阿杰翻倒赵若兰,压在她的肉体上,手扶住肉棒,插入早已犯滥成灾的小穴,他看到阿贵来到赵素兰的身后,毫不客气的一插到底,双手压住赵素兰的屁股,猛烈的撞击着她。阿贵一边猛干一边向阿杰暗示,对赵素兰的洞穴表示满意。这激起了阿杰蹂躏赵若兰的念头,他拔出肉棒,龟头抵在肛门口,赵若兰发现他的意图,急忙扭动屁股,试图摆脱,阿杰用力压住,身体前送,肉棒全部贯穿进去,被直肠紧紧的包住,手指按住阴道上方的阴蒂,不断的揉搓,以降低赵若兰后庭的痛疼,过了一会,阿杰开始缓慢的抽动,由于肛门实在太紧,加上先前的积累,阿杰终于忍受不住,在直肠内喷涌出大量的精液。

  「好烫…,好舒服,快死了…啊,啊……」赵若兰和阿杰同时大叫,冲到了最高点。

  「喔……」这时听到阿贵和赵素兰也同时大声呻吟,看来也射了。

  「吃饭了,人都到哪去了?」楼上传来父亲的叫声。

  四个人赶紧爬起来,争相冲洗身上的遗物,相互打闹着,看来两个姐妹已经容忍他们之间的不伦,阿杰和阿贵会神的一笑,憧景着以后快乐的日子。

  四个人草草洗完,断续的回到三楼,以免引起怀疑。香喷喷的饭菜摆满了饭桌,冒着热腾腾的蒸气。

  「真丰盛啊,」阿杰禁不住感叹起来,看来今天可以好好打打牙祭了。阿杰看着赵素兰和赵若兰两姐妹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做了什么错事,只是一味的搬椅子,递碗筷,阿杰心里面偷偷的乐,这两个小妮子刚刚才开化,难免难为情,今后要多加开发。阿贵却大大咧咧,一副反客为主的样子。

  「叔叔,阿姨,来吃饭吧。」

  「好啊,来了。」两老乐呵呵的走进来,笑眯眯的看着阿杰两个。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阿杰与阿贵更是拼命的表现,令的两老对他们无比的满意。

  以后的日子里阿杰与阿贵不断的想办法促成一次又一次的姐妹双飞,经过几次4P大战后,两姐妹完全放开了,这种不伦的性爱让她们沉迷不已……在性与爱的滋润下,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很快姐姐赵素兰就要与阿杰结婚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赵素兰结婚的前十天传来噩耗,阿杰与阿贵在筹备婚礼的途中出了车祸,阿杰当场身亡,阿贵也受了重伤,需要送到国外去治疗,后来听说他家里帮他办了移民,不会再回来了。

  听到消息时赵素兰当场就晕了过去,赵若兰也是脑袋发蒙,完全不知所措。

  接着姐姐赵素兰就像变了个人,沉默寡言,整日以泪洗面,经过3年多的开导与休养才逐渐恢复过来,前两年与同医院的一个医生结了婚,婚后生活幸福美满,还生了个宝贝儿子,已经彻底走出了伤痛。

  赵若兰一直到大三才走出了失恋的阴影,后来又交了一个男朋友,可惜阿贵的身影始终挥之不去,那毕竟是她的初恋,给她留下了无比美好的回忆,大学毕业后两人就分手了。

  毕业后赵若兰回到父亲的学校做了一个实习教师,母亲又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可是两人始终没有擦出火花,只谈了两个月就分手了。之后父母总是操心她的终身大事,毕竟赵素兰的事情让他们有了心里阴影,觉得女儿还是先结了婚才有保障。

  赵若兰决定逃避,找一个新环境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于是她通过努力调离了父亲的学校,来到了几百里之外的H市二中……思绪回归现实,只见赵若兰脸颊酡红,双眼迷离,左手搓揉着自己的酥胸,右手探入了深深的幽谷,嘴里吐气如兰……「哦……用力……干我……哦……阿贵,你干得我好爽!」,原来赵若兰一边回想着过去,一边对着阿贵的相片手淫着。

  「啊……」随着一道

  高亢的呼声响起,一道水柱从下体激射而出,赵若兰高潮了,她的体质比较敏感,经常高潮的时候会出现潮喷现象,以前阿贵可是爱死了这一点。从高潮的余韵中醒来后,赵若兰熟练的收拾着,将自己的淫液擦得干干净净,显然不是第一次干了。

  再一次坐到书桌前,赵

  若兰神色却有些落寞,感到深深的寂寞与空虚。

  她打开电脑在网上随意的浏览着,很快就进入了一个论坛,论坛里是各种捆绑、暴露、鞭打、灌肠、滴蜡的图片,还有各种文字与视频。没错,这是一个SM论坛,自从四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赵若兰接触到了SM以后就深深的迷上了,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接触过SM了,并且已经经过了部分调教。

  当初被阿贵引导着进行了「深喉」、「灌肠」、「肛交」、「野外暴露」等,后来阿杰又与阿贵一起完成了「双龙入洞」的开发。在姐妹俩与阿杰他们4P的日子里还玩过一些小游戏,比如把俩姐妹的手绑在身后,蒙上眼睛,然后挺着大肉棒轮流插入她们的喉咙、小屄和屁眼……

  于是赵若兰成了忠实的SM爱好者,并且知道自己是M倾向,但是赵若兰对SM却有自己的理解,并不认为SM是主奴或者支配与被支配的地位,SM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性刺激,是一种不由自己控制得到的强制性的意外的性刺激,所以S和M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地位,在生活中互相尊重,但是在游戏中S处于强制地位,M处于被强制的地位而已,就像当初与阿贵、阿杰他们那样。

  经常浏览SM网站,有时候赵若兰甚至有过给自己找一个「主人」的想法,但是随后就放弃了,那太危险了!一起玩SM必须是相互尊重,相互爱护的人才行,就像与阿贵、阿杰在一起怎么玩都行,因为他们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赵若兰浏览了一会论坛,发现没什么新东西,就关掉电脑睡觉去了。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